1. 首页
  2. 各地新闻

我被杀猪盘后默默收集证据,最后“反杀”骗子 正雅隐形牙套

原创 杏仁 Epoch故事小馆
“渣男”卷走房洁240万后,房洁仍不知原委,以为他出车祸了,焦急失措了几天。
直到朋友来问——上周你向我借钱是怎么了?不是催你还钱的意思,我担心你出什么事了。
房洁把情况一说,朋友回应:快报警吧!这是杀猪盘!
警察做完笔录告诉她:你知道吗?光你们小区,最近报案的杀猪盘涉案金额超过千万了。
杀猪盘的套路极其相似,通常分为四步:骗子为自己打造人设,通过网恋骗取信任,诱导受害人参与非法投资,谋财后消失。
恐怖的是,骗子已经演化出“专业”的培训团队,这不是一个骗子与一个受害者的单机游戏,而是一张天罗地网。

卧底“杀猪盘”得到的内部培训文件
房洁在keep上遇到了一位投缘男性,网名“宇”,他自律、向上、帅气,经历也和房洁诸多相似。
聊得投机,他们很快加了WhatsUp和微信,迅速建立了恋人关系。相处一个月,他们就已经开始讨论婚房的事。
年近三十,年龄和婚育焦虑同时向房洁逼近。“我又不甘心找比我差的异性,和我条件差不多的男性,他们的目标又不是我这个年龄的。”
难得遇到各方面匹配的异性,房洁想发展稳定的感情。
即使这一个月内,他们连面都没见过。
疫情让这处破绽变得合情合理,“男友”在香港,房洁在深圳,虽只有一江之隔,但在疫情的种种封锁中,不见面变成了很正常的事。
他们也没打过视频。但当时房洁为此感到庆幸:她觉得自己相貌平平,有点自卑,向来没有自拍或和人视频的习惯。
房洁觉得自己对这个从未谋面的男人知根知底,他们每天通话五小时以上,无话不谈。
他们都是金融相关行业,聊起员工管理和投资,说得头头是道。房洁觉得“他的谈吐、逻辑都很好,不是那种low的人。”
这是骗子的关键一步,为自己打造一个完美人设。在“相遇”之前,他已经杜撰好了人生脚本。
房洁眼中“网络邂逅”的开始,在骗子的进度里,已经是马拉松的后半程。

��行骗培训资料
在骗子的术语中,“详聊关键点”是看客下菜,你喜欢什么就提供什么。
“宇”是房洁最中意的那款温柔可人儿:“我没从原生家庭得到过温暖,爸爸总是很凶,动不动吼我,和妈妈感情也不好。”
“宇”每天早安晚安不缺席,记得房洁的生理期,嘘寒问暖,提醒吃药……温柔一刀,招招击中房洁的心,她感叹自己活了三十年,“终于遇到一段健康的恋爱”。
他们的关系渐入佳境,终于来到“核心切主题”。
“男友”向房洁展示自己的财富密码,一个叫作“久久国际”的平台。房洁的从业直觉告诉自己,这绝对是个非法集资网站。她第一次起了疑心。
“男友”那晚“伤心欲绝”,喝了很多酒,醉了哭了,打电话解释说被误解好心痛。还发来长长的小作文。

房洁有些动摇了。她想,在澳门地区,博彩业合法,香港近水楼台,先了解到这种投资好像也说得通。
她推倒了自己先前的判断,“如果是骗子,不可能每天花那么多时间和我聊天吧?没必要做那么长的铺垫吧?”
房洁想错了。在骗子的部署里,她是行进到第4步的“意向用户”,已经是刀俎下的鱼肉,临门一脚或可成为“成交用户”,骗子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一个月长线钓来的大鱼?

��杀猪盘内部培训资料
她觉得应该要给“男友”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于是在久久国际充了4000港币,隔天盈利700元,马上可以提现。
她觉得不够,想进一步考验,让“男友”帮她充值,他二话不说便充了。
账户里立刻多出了几十万,一下子攻破了房洁的内心防线。“当时我感动惨了。”
现实残忍,“男友”和平台是同一团伙。房洁为对象一掷千金而感动,殊不知几十万的虚拟数值只是骗局里的常规操作。
这招果然奏效。房洁陆续把自己的积蓄都押进去了,从事金融保险行业的她深谙风险存在,但她有自己的考虑:
疫情后,深港两地无法往来,产品行情不好,她已经吃了半年的积蓄,眼前既然有一个行之有效的赚钱方式,她不可能错过;
更何况,马上要买婚房了,她也需要一笔大钱。

骗子对网恋对象的备注
当她打进一笔40万,等着隔天收利息。却发现页面突然动弹不得,毫无反应。
“需要更多的钱来解锁账户。”
她着急去找“男友”解围,“男友”告诉她,自己的账号也被锁了。
“我们先筹钱,解救你的账户,然后再考虑我的。”值此关头,“男友”还在发挥绅士风范。
这个戏码做得足,“男友”四处筹钱,这些数字从未经过房洁的银行卡,只是平台的数字越来越多。
房洁以为不断打进平台账户的是“男友”的一片真心和奔走搞来的钱,但那不过是团伙做戏给她看。
房洁也赶紧去借钱解套。
得益于往日利落靠谱的行事风格,房洁没有在借钱这件难堪事上吃到闭门羹。朋友听说她需要用钱,几乎不问缘由就转账了。
当时她信誓旦旦:两周之后一定能还。
她已经不指望钱生钱,只要能把本金赎回来,哪怕蚀本赎回来大部分,她也认了。
“男友”不依不饶:这是我带你做的生意,做砸了怎么对得起你?我们努力借钱,等解套就好了。
房洁几晚没合眼,博彩网页里捆绑的是她的全部身家性命。
她端着手机,把通讯录翻来覆去,找还有哪位贵人可以借钱。
借款最大一笔,80万,来自曾经的客户。
一次次钱白搭进去,都是石沉大海。
紧接着就是“男友”消失。人财两空。
平台账户定格在3093455.5元,这一数字背后,是房洁工作近十年的积蓄和因骗局搭上的160万债务。

小益遇到的杀猪盘简单粗暴得多,什么博彩平台、财富密码,统统都没有。骗子两手一摊,伸手借钱。
借钱前的套路倒出奇一致:投其所好的人设,杜撰好的剧本和长期积累的信任。
在为小益量身打造的剧本里,她的“男友”英国学成归来,爱狗,有风度。
“现在想起来太奇怪了,有谁会在电话里滔滔不绝讲他如何在回家路上救助一条狗,讲两个小时?”如今的小益清醒异常,但在当时,她感动得梨花带雨。
美术学院毕业的小益在直播平台教人画画,涌进直播间的人未必目的单纯,其中不乏追求者。
她不耐烦网络中的虚情假意,称自己见不得油嘴滑舌的男性,就喜欢老实的。
在她的直播间里,后来的“男友”一直很低调,不是最出头的那个,只送过几次花。
私下聊天的时候,踏实稳重就是“男友”给小益的印象。他们都住在广州,渐渐开始交往。
“男友”说自己长期奔走在广东和海南间,做灯具生意。“我当时觉得是他事业心重,报案后醒悟过来,他可能同时骗好几位女性,出差是个很好的借口。”
第一次借钱,“男友”说要结算一笔工程款,开口要三万。小益小有积蓄,想都没想就借了,“男友”如期归还。
如此几次,建立好“有借有还,再借不难”的关系。“男友”说生意周转不灵,狮子大开口,隔三岔五要三十万。
渐渐地,小益的积蓄就被借空了。再凑不出那么多,“男友”催促:“你去借啊,网贷啊、朋友啊,总能凑到的。”
“男友”给小益洗脑: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你帮我一起渡过这个难关好不好?
鉴于“男友”此前建立的良好信用,小益帮他一次又一次。
但“男友”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还钱也越来越拖拉,他总有借口搪塞。
小益其实起疑了,对“男友”的好感也消失殆尽,不想再继续恋爱关系。但她投鼠忌器:之前陆陆续续借给“男友”的钱没有还,这时候翻脸,怕是以前的也要不回来了。
最开始,“男友”说要给写借条,她还扭扭捏捏不好意思:不必了吧,你有了给我就好。
到后来,小益希望“男友”能补一下借条,“男友”推三阻四。

杀猪盘受害者微博评论区
她多留了一个心眼,一次趁“男友”不注意,偷偷拍了他的证件。
得到这个关键信息,小益找关系查他,被告知此人有诈骗前科。这时,她被“男友”借去的钱已达百万。
小益出奇冷静,她没有冒冒失失去找渣男对质,而是悄悄部署自己的“复仇”计划。
她扒到“男友”的微博和闲鱼,微博上他仍然是风流倜傥学业有成的小开,而闲鱼上他急不可待地出售自己的奢侈品,其中的宝玑手表,价值三十多万,“我不知道他从哪个富婆那里骗来的。”
这副显示已售的手表,却被“男友”常常挂在嘴边:“我一定会还你钱的,实在不行把我的表卖了,砸锅卖铁都要还你。”
小益心里讥笑:“你不是早卖了吗?”
小益以为自己倒霉,遇上老赖。直到听说另一位主播被骗了232万,骗子也是直播间的常客。小益才知道“杀猪盘”这个概念。
比照其他案例,小益发现诸多相似。骗子都会在了解到女方年收入后表示轻蔑,“这么辛苦,才挣这么点?”
这是骗子的策略,为日后“切主题”做铺垫,也是借钱时的信任背书,言下之意是:你知道我平时挣得多,你借我的小钱,我周转之后就能轻松还你。

��骗子的“话术”
或许是由于前科积累的经验,或许“艺高人胆大”,“男友”竟然没有像其他杀猪盘的操纵手那样人间蒸发。
每当小益追债,他就几百几千挤牙膏似的还一点。小益知道“男友”的小九九——这样在法律上他就不是“拒不还款”了,多鸡贼啊。
小益没有第一时间去报案,因为她也知道自己在法律上站不住脚。每笔网贷,都是自己操作的,也没有任何借据,怎么证明他是骗子?
“那真的是黯淡无光的一年多,我每个月薪水一到账全部还网贷,一个月6万。”
“账户只剩50元,我穷到卖手机。我怎么会被渣男骗到山穷水尽?”更令她羞耻的是,她曾经真心投入感情。
这场博弈持续整整一年,小益咨询很多律师自己胜诉或立案的可能,也收集到所有能找到的信息,包括“男友”父亲名下的灯具厂。“没想到真的有一个灯具厂。”小益震惊。
小益托房管处的熟人,查到了“男友”父亲名下的房产,在那里,警察抓获了“男友”。
被抓获那天,“男友”仍开着他的宝马S7,背着爱马仕的包。
拘留了48小时,他的父亲来“捞人”,和小益调解的结果是,由他父亲负担儿子未还清的101万债务。
“他的父亲真的一看就知道是个老实的小生意人。摊上这么一个儿子真可怜。当然,还是我更可怜,我一年多没好好睡觉,没有一天不在为下个月的贷款发愁。”
杀猪盘中,像小益这样反手将一军,将欠款如数追回的受害者并不多。
她对细节三缄其口:“你知道我这种情况立案率很低,我真的花尽了我所有心思和人脉。再多你也不要问了,我也不方便说。”
小益比大多数受害者幸运,和她交手的好歹是真人。
而房洁,连屏幕背后的“宇”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培训团队为学员准备了各种情况的应对方案
骗子不是孤军奋战,他的背后可能凝结了一整个系统的“智慧结晶”,房洁说“骗子已经到了5G,而我还停留在2G。防不胜防。”
距离报案已经过去四个月,房洁还欠了150万债务,她算了一笔账,除去每年吃喝用度,她要至少五年才能还清。“如果抓不到骗子,接下来五年我都是在替骗子打工。”
“会担心自己的心理健康吗?”
“不担心,已经不好了,还能怎样。”
房洁说,出了这件事后,和父母的关系更差了。她说这句话时,语气有些发狠:“我恨他们。”
在房洁看来,如果不是父母从来都是打击式教育,自己也不会那么轻易被骗子的赞美哄骗。
“如果我以后有儿女,我会让他们ego大一点再谈恋爱,别耳根软,容易上当;我也不会催他们一定要赶在多少岁前结婚,如果不是爸妈一直在强调我的年龄,我也不至于那么着急开始一段恋爱;如果没有开始这段该死的网恋,我现在哪至于这样!”
房洁连说了三个“如果”,语气忿忿。
人性总有弱点,知识总有盲区,要把自己武装到何种程度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小益当时只想谈一场认真的恋爱,没想到遇人不淑。
有朋友劝她:“哪有男人开口向女人要钱的?”她立即反驳,你的意思是女人一定比男人弱势咯?
小益从高二起开淘宝挣生活费,成年后一直经济独立,她认为性别平等,不必有“女性不能借钱给男性”的诸多界限,“当时我想,既然我手边有余钱,能帮就帮。”
小益说,“我现在不会借钱给恋人,不是因为男女有别,我既然经济独立不依附他,我希望他也是独立的人。”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2280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