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明明是一楼,为何还要爬楼梯?上海老建筑的“一楼”到底是几楼?

时光回到10多年前,如果你问那时的小曹曹,一楼到底是几楼,我一定认为你是在调戏我,否则为何会问这样一个压根不是问题的问题呢?但2010年春天,当参加了某对师兄师姐在上海福州路江西路口新城饭店(旧名都城饭店,今名锦江都城经典上海南京路步行街外滩新城饭店)的婚礼后,我对这个问题的认知被全然颠覆。
婚礼当天,和我一起受邀加入婚礼现场工作团队的一位师妹被安排在酒店大堂迎宾,她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告知宾客:请柬上虽然写着是一层XX宴会厅,但实际则在二层,需要坐一层电梯到达。也正是从那时起,出生上海下只角的小曹曹才知道,上海不少建成于民国时期的历史建筑,电梯按键上的“1”,对应的实际是二楼,而实际楼层的一楼,对应的电梯按键则往往被标记为“G”,也就是俗称的“G楼”。

回去后查阅了一些资料才知道,“G楼”,英文表述就是“Ground Floor”,至于二层、三层等则分别是“First Floor”、“Second Floor”……。当然,这其实是英式英语的表述方式,在美式英语中,楼层则直接从First Floor算起。鉴于近代上海滩英国势力最盛,影响最大,英式英语的表述方式在这座城市占据主流地位并影响至今,也就不足为奇了。
较之英文表述的相对统一,这两年翻阅各类中文史料后发现,近代上海的中文语境中关于“实际楼层的一层”这个概念的表述则要丰富,抑或也可以讲是杂乱的多。即使是《建筑月刊》《中国建筑》这两本1930年代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专业建筑刊物上,依旧并存着多种不同的表述方式。
表述一:底层
目力所及,“底层”是1930年代前后最常被用来表达“实际楼层的一层”的中文词汇。包括百乐门舞厅、峻岭寄庐等地标建筑的设计图上,都以“底层”对应“Ground Floor”。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当使用“底层”表达“实际楼层的一层”时,对于“实际楼层的二层”的表述,依然要根据不同项目来具体判断,“一层”、“二层”这两种表述所指的,都有可能是“实际楼层的二层”。

峻岭寄庐底层平面图,《建筑月刊》第二卷第四期

《中国建筑》第一卷第二期关于“伟达饭店”的表述

国立上海商学院底层、二层平面图。《中国建筑》第三卷第一期
表述二:下层
在《建筑月刊》《中国建筑》这两本建筑类刊物中,“下层”是另一个常见的意指“实际楼层的一层”的表述方式,其出现频率仅次于“底层”。比如不少总高二层的建筑多使用“下层”、“上层”来意指“实际楼层的一层、二层”。同时,使用该表述的项目中也不乏永安公司新厦、大新公司等知名公共建筑,而在这些项目的设计图上,“上层”一词所指的就是“实际楼层的一层”以上的各层。

大新公司下层平面图,《建筑月刊》第三卷第六期
表述三:头层
该表述方式不多见,《建筑月刊》第二卷第十一、十二期合订本当中重庆四川美丰银行总行的设计图上可以见到。

重庆四川美丰银行头层平面图,《建筑月刊》第二卷第十一、十二期合订本
表述四:一层/第一层
没错,一层/第一层,在1930年的中文语境中,偶然也真的就是值得“实际楼层的一层”。比如《建筑月刊》第二卷第十一、十二期合订本里关于“日本东京共同建屋株式会社新屋”报道中的“一层平面图”,一眼即知这就是“实际楼层的一层”。有意思的是,笔者所见到的其他采用该表述方式的建筑,多为南京国民政府时期的“政府项目”,如上海市政府新屋、南京总理陵园藏经楼等,这究竟是偶然?还是有着内在的联系?或可深入研究。

南京总理陵园藏经楼第一层平面图,《建筑月刊》第三卷第七期
综上所述,仅仅是基于《建筑月刊》《中国建筑》这两本建筑刊物就足以知道,“实际楼层的一层”这个概念在1930年代的中国有众多不同的表述方式。这也对如今的我们判断历史文献中楼层信息的具体所指带来了一定难度。
查阅设计图纸是克服挑战的最佳途径。图纸上“Ground Floor”这样的英文表述,足以让事实清晰立现。而即使没有英文标注,根据图纸上的具体信息来判断实际的楼层,准确率往往也较高。当缺乏设计图纸等图像资料的情况下,对文献资料上、下文的理解此时就尤为重要,前述《上海市政府新屋之概略》一文中“第一层”的理解,就离不开对文章内容的综合判断。

《上海市政府新屋之概略》部分内容,《中国建筑》第一卷第六期
最后,退一万步讲,当缺乏设计图,上下文也没有提供判断实际楼层线索的情况下,能够对1930年代中文语境中存在前述这些“混乱的表述”做到心中有数,无疑也有助于去理解、厘清后人的回忆录、研究著述中的错误、矛盾之处。这当中,位于新新公司(今上海食品一店)内,发出上海解放第一声的凯旋电台究竟是在哪一层的说法之争,就是一个典型案例。
上海市档案馆北京广播学院、上海市广播电视局合编的《旧中国的上海广播事业》一书附录“上海广播大事记”部分当中,明确记载了“1927年3月18日,新新公司在六楼屋顶设立50瓦播音台,专为本公司做广告,负责人是电器部部长邝赞……”,同样的说法在上海通志编纂委员会所编《上海通志》等文献中亦可见到。

《旧中国的上海广播事业》,上海市档案馆等编
然而,《浴火新生 上海解放图录》、《中共上海党史大典》、《上海党史资料汇编 第四编 解放战争时期(下)》等权威党史文献在论及这段红色往事时,均记载电台位于五楼,其中不乏亲历夺取电台控制权全过程的新新公司地下党员的回忆。

《中共上海党史大典》,中共上海市委党史研究室编纂
无论如何,新新公司内只有一家凯旋电台,关于楼层的真相也同样只有一个。基于前述关于究竟何者才是“实际楼层的一层”的分析,小曹曹认为,凯旋电台楼层之争,极有可能各方都没有出错。看似矛盾的表述,其实并不冲突。六楼之说,是按照如今的楼层计算方式。五楼之说,则基于亲历者的回忆:按照这段红色往事发生时的楼层标记方式,以G楼为“实际楼层的一层”,这样,电台位于名义上的五楼,也就一点毛病都没有了。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8475.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