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长高变美、治疗抑郁,那些沉迷“潜意识sub”音乐的年轻人

长高、变美、治疗抑郁,那些沉迷B站“潜意识”音乐的年轻人 原创 高敏 液态青年

作者|高敏
他们几乎都对容貌、性格、学习、人际关系有着或多或少的焦虑,而sub成了他们藏在互联网上、耳机下的一个隐秘出口。
镜子里的自己一度让徐维雅厌恶——又胖又丑,人生毫无希望。
减肥失败后,她想过割腕,又担心流血太多不好收拾,被母亲知道了会挨骂,就用橡皮筋上的硬质黑色小扣使劲弹自己的胳膊和大腿,专挑内侧肉多又敏感的地方。她只想伤害自己。
接下来的几个月过得稀里糊涂,她只记得自己经常躺着不起床,逃避现实,觉得“只有睡觉最轻松快乐”。转变源自2020年初某一天,她在B站首页刷到了一条改变瞳色的视频,好奇点了进去。这是一条简简单单配着图的音乐,评论区的留言却都在描述听了之后的神奇效果。
“不累也不会疼”,徐维雅决定试试。她每天至少听半小时,同时想象自己瞳色变浅的样子,三天后照镜子,发现“真的浅了一点”。
遇到sub音乐(以下简称“sub”)的徐维雅,觉得自己找到了“救命稻草”:眼睛可以变大、脸可以变小、鼻子可以变得又挺又翘……在几个月的沉迷期中,她听着各种号称可以“无痛整容”的sub,期待着自己变美,然后得到爱。
在B站上,正有一批年轻人和徐维雅一样,幻想着拥有“迪士尼在逃公主”的绝美容貌,获得“又纯又欲和不经意间诱惑”的魅力,被赐予“神级歌唱技能”,吸引无数财富和奢侈品,进而“过上理想生活”,“成为最耀眼的那颗星”——要实现这些,听sub即可。

各种功能的sub。图片:B站截图
在B站播放量过万的sub下,往往有数百条声称效果神奇的留言和弹幕。
比如一位刚结束中考的学生在“拥有超模同款大长腿”的sub下方,惊呼自己三年没长个,才听了两天就长了2厘米;一名女生在一条“鼻综合2.0”的sub留言区,连续打卡25天——第一次听了1个小时就感到鼻翼缩小了,鼻子上的黑头在第20天变少,最近,她觉得她的山根也高了起来。

“拥有超模大长腿”sub下的留言。图片:B站截图
不少网友在听说sub的神奇效果后,都觉得“这是扯淡”。至于其背后的原理,液态青年联系了几位资深心理学专家,对方要么表示“不理解,不评论”,要么直截了当给出否定答案:“没有科学和心理学依据”,“现在打这个概念的毫无例外都是骗子”。
不论外界如何评价,sub使用者们相信“心诚则灵”。他们几乎都对容貌、性格、学习、人际关系有着或多或少的焦虑,而sub成了他们藏在互联网上、耳机下的一个隐秘出口。
01
想变美,然后得到爱
sub是subliminal(潜意识)的简称,顾名思义,指通过听特定的音乐,影响人的潜意识,从而带来某些变化。据说,这些变化不仅包括拥有婴儿皮肤、精致五官,还可以拥有超越人类的智商,改善财务状况。
以“sub”为关键词在B站搜索,播放量最高(52.5万)的是一条名为《又纯又欲和不经意间的诱惑 Lolita subliminal》的视频。简介写道:听了将获得“纯情的长相,神颜美貌,火辣的身材,高超的X暗示本领,表现力极强且楚楚可怜的眼神,幼态年轻的相貌,洛丽塔的纯欲风”——这是up主写的肯定语。使用说明也附在其中,比如建议使用耳机,播放30—180分钟,音量小于50%,同时强调“仅对投币粉丝有效”、 “不可下载或缓存”。

B站播放量超50万的《又纯又欲和不经意间的诱惑 Lolita subliminal》。图片:B站截图
这条拥有华丽功能的视频,内容再简单不过,就是美国女歌手拉娜·德雷(Lana Del Rey)的单曲《Lolita》,时长3分37秒,配以一张粉色洛丽塔图片,播放量却已经超过50万。弹幕持续飘过“感谢宇宙”的字样,1000多条评论里,用户们感叹听后“脸变得幼态”、“眼睛blingbling”,“性格变开朗”,“可以对男生说话了”……
2020年3月份接触到sub后,徐维雅马上在留言区进行了互动,并加了sub交流群,10月开始摸索着做up主。在圈子里,她遇到的多是十几岁到二十多岁的女性,她们大多对自己长相身材不自信,渴望通过听sub变得完美。徐维雅清楚,“那些整容的sub不过在迎合大众整容模板的审美,而真正教人调整心态,自信自爱的sub,播放量远不如那些强调能改变外貌的sub。”
在液态青年加入的sub交流群中,有可以定制“一吻定情”功能sub的up主、寻求改善人际关系的女生、双性恋者、渴望进国企工作的应届生,想要放下对前任执念的年轻人……除了分享sub,他们还讨论塔罗牌、占卜和冥想;探讨《圣经》天使的长相;在万圣节,相约对着罕见的“蓝月亮”许愿。
16岁的徐维雅想要变美是为了得到爱。父母在她七八岁时分开了,她在父亲所在的吉林和龙市生活读书到四年级,后被母亲接到了70公里外的延吉。据她说,母亲觉得没钱供她读大学,直接让她放弃了学业。每天,母亲出门去饭店打工,徐维雅则被锁在家里。这种状态已经持续了六年。
在十平米左右的出租屋房间里,徐维雅经常晒不到太阳,不能出门,没有朋友,手机成了她接收信息、与人沟通的唯一渠道。
在手机构建起的世界中,她听歌、追星、打游戏,也玩豆瓣、微博和小红书,网上的内容牵动着她所有的心绪——网上说追星不好,她就放弃了;通过二次元圈和微信漂流瓶认识的男网友,对她有过言语性骚扰,她便开始厌恶男性;在网易云上听丧歌,评论区的负能量让她想过自杀。
父亲早已失联,母亲下班回来只顾着刷抖音,俩人没多少话可聊,徐维雅说自己“一点爱也感受不到”。她羡慕微博和小红书上那些长得好看的女孩,她们又白又瘦又美,评论区满是赞美,她羡慕她们有人爱,想着“如果我能变漂亮,就算以后没什么能力,靠着好看的脸也能讨人喜欢。”
为了变美,她开始减肥。她加入了豆瓣减肥小组,采取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节食和催吐。起初,她每天只吃一个桃子或苹果,但实在扛不住饿,就开始用两根手指抠喉咙来催吐。因为觉得吃了可以吐,她吃得越来越多,每次吃到胃疼,再去催吐,一天至少吐3次。
半个月后,徐维雅从140斤瘦到了120多斤,但心态崩了。她脸色发青、低血糖,时常头晕,站起来时会眼前一黑。“生活本来也没什么希望”,她不想再折磨自己了,恢复正常饮食后,体重很快反弹,对外貌和未来的焦虑也跟着反弹了。
她再次厌恶自己,开始自残。直到2020年3月份,B站上那些可以“无痛整容”的音乐让她看到了“新的希望”。
02
“漫长又煎熬的事”
从改变瞳色的sub开始,在算法推荐下,徐维雅的首页很快出现更多改变容貌的sub,从身材到脸型,从头发到五官,再到眼睫毛和眼神,她两三个月内听了几百个。
up主余航自2020年8月开始做sub音乐,投稿多是改变面部五官的内容,如“改善凸眼”、“深邃立体五官”、“下颌线清晰”等。因为家里做美容生意,他经常在医美app上了解时下流行的审美和整容新趋势,做sub也往白幼瘦、高鼻梁、大眼睛的方向靠。
对外貌不自信的人比他想象得要多。余航记得,曾经有一位身高一米七三、面容姣好的平面模特找到他,希望定制变得更完美的sub,因为“总觉得同行比自己好看”。

“她是个偷心盗贼”sub。图片:B站截图
沉迷于sub后,徐维雅建了一个收藏列表,里面存了十几种功能的sub。按照规则,每个sub每天要听30分钟以上才能“显化”(即产生效果),而听完一遍,至少要六七个小时。徐维雅计划每天都听一遍,但觉得自己意志力不够,“每天最多只能坚持听四个多小时”。
她迫切想看到自己变美的样子,每天照很多遍镜子,看不到想要的变化后,越发焦虑。同一功能的sub换来换去,每天仍然无法坚持听完,徐维雅开始责怪自己“废物”。
由于固执于对自己的不满,她的焦虑越发明显,三四个月后,觉得自己“更丑了”,听sub对她而言,已经成了“又漫长又煎熬的事”。
同样笃信sub的张果,索性把B站签名改成了“重度依赖sub,二十四小时没sub不行”。
她原本在加拿大留学。在她的描述中,一个人在国外的日子糟透了:韩国室友整夜追剧,吵到她无法睡觉;同是老乡的房东时常辱骂她;在网上追星时因为一句“鹿晗也就一米七”被网暴;交往的所谓朋友只会向她诉苦和索取。从小就有的自毁倾向达到了顶点,一段时间,张果不去上课不出房门,不回家人信息。出国不到两年,被退学回家。
现在她25岁,只有高中学历,在父亲托人介绍的物业公司打杂,依然为糟糕的人际关系和未来出路焦虑。她想过找心理医生,但听说三甲医院的医生半小时就要四百块,觉得太贵,且担心长期下来没用,便转身诉诸sub音乐。
从留言区和交流群里的反馈中,她“找到了一点希望”,心想“那么多人听了都会变好,我也会吧”。只要手机有电,她会一直听改变人格的sub,在上班的8小时和晚上睡觉的7小时里,不间断循环。
“别人都显化了,就我没有。但反正sub不要钱,音乐也好听,听了也没损失,可以慢慢来。”她知道自己有问题太久了,所以不着急。
03
成为up主
另有一些sub重度用户选择了成为up主——这种看似神秘的音乐,其实人人都可以制作。B站上最初的sub搬运自YouTube,随着关注者增加,up主们开始自制和定制sub。
在东北一所“211”高校读大三的邵扬便是一名sub音乐使用者兼up主。她从小喜欢“神神叨叨”的书和电视,“相当唯心主义”。通过听sub“消除水肿、提高英语成绩”后,从2020年7月起,她开始从YouTube搬运一些自己喜欢sub到B站和大家分享。
她也自己制作sub,这并不难。YouTube上就有教怎么自制sub的视频——把一段肯定语的音频叠加进另一段音乐中合成,再配上图就好,需要创作的是肯定语。

长得像年轻时的莱昂纳多+拥有他的性格的sub。图片:B站截图
肯定语被公认是最重要的,内容就是自己想要拥有的变化,比如想要好看的发际线,就写“拥有茂密柔软的头发,发际线处在正合适自己风格的位置,发际线下移”。up主将写好的肯定语读一遍,用软件将语速调快数倍,再选择自己喜欢的音乐,叠加在一起,这样,在一段三四分钟长的音乐里,可以反复听到数遍肯定语。肯定语那层音轨的声音一般会调到很小,以便以音乐旋律为主。
up主通常会将肯定语贴在简介里或评论区,使用者也可以自己在评论区写下想要的肯定语,听sub前读一遍,并在听的时候想象自己希望发生的变化,来不断刺激潜意识。
15岁的余航会在周末对sub内容进行更新。他把做sub视作自己在B站的“第四次转型”,此前,他做过有关名创优品商品排雷、肖战粉丝以及插画的视频,但总共也就收获了22个粉丝。
他还心系家里的美容事业,逛医美app,在B站搜美容整形视频。暑假时,他发现自己去年刷到的一个隆鼻sub播放量从几千涨到了12万,他“觉得这个圈子也许会火,不如赌一把”。
余航的视频都是自制。他百度了sub的做法,下载喜欢的音乐和频率,在Instagram上找漂亮小姐姐的照片,合成后,就算创作好了一支sub,再取个吸人眼球的标题,标题还不忘加上“不自信者请进”的语句,上传到B站,播放量很快就破万了,他还能通过定制sub,时而赚到一小笔零花钱。
圈子里公认最重要的肯定语,余航不会写,他的自制sub也从来不发肯定语,只有在接定制视频时,会由粉丝自己写好放进去。

成为诱惑之王sub。图片:B站截图
定制sub多数需要付费,没有统一标准
液态青年通过QQ联系到一位在重庆的up主,对方称改变身体某个部位的sub一个收费80元,同时附1000—2000字肯定语,并送助推器(另一支音频,被命名为“助推器”,以增强sub效果)。除此之外,具有吸引金钱功能的sub同样收费80元。当记者提出已经成年多年还能否长高的疑惑时,对方表示“不要给自己设限,要放下执念和焦虑,调整好心态再考虑定制”。
在YouTube上,sub至少已经存在四五年,部分博主早已通过sub在进行变现,这被国内网友评价为“骗钱”“智商税”。比如,YouTube博主Sapien Medicine直接在视频下方加上了售卖链接,音频价格从二三美元到136美元不等。

YouTube博主Sapien Medicine的售卖列表。图片:网页截图
不同up主会制定不同的sub使用规则,比如“请戴耳机听,最好是双耳”“睡前最好别听”“只对投币粉丝有效”“只能在线听”等等。“说实话,我自己做视频后,大致明白了背后原理,其实很多规则只是up主为了保证自己的播放量来定的。其实没那么多规则,除了不要听太多次,否则耳朵疼,至于其他,你开心就好。”邵扬说。
作为up主,邵扬也会应粉丝要求,帮她们定制诸如“你长得像斋藤飞鸟”“他们都叫我考神”之类的sub,她觉得sub带来的改变首先是给了自己积极的暗示,心情好了,也就更愿意努力去学习和变美。
04
是奇迹还是骗局
原本小众的sub在2020年初开始出圈。2020年6月中旬,自媒体“差评”在一篇推送中,将具有“隆鼻”“自动大眼”功能的sub推到公众面前,称其为“生物学奇迹”、“拓宽认知边界的互联网骗局”。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些up主的评论区涌入大量网友的质疑和声讨,“你发的什么东西啊?有用吗?”余航看到评论区的质疑,直接删除拉黑。截至2020年10月底,他的视频因为被举报侵犯音乐版权,下架了4条。B站上,许多sub在发布后,都被带上了“本视频含争议性内容,为避免误导,请谨慎甄别”的提示语。
出圈使得up主和用户们也变得谨慎起来。液态青年联系的大多数up主都不愿接受采访,“现在很多人不认同,担心再引起争议”,一位up主说。
争议主要集中在sub音乐被标榜得过于神奇的效果,和至今没有定论的科学依据上。
在sub音乐的世界里,凭意念无痛整容还不够神奇,无论是“转换DNA变成精灵”,“变成半恶魔”,还是“拥有超能力”,甚至“成为可以控毒的控毒师”,都有相应的sub可供使用。
对于sub的态度,受众与非受众的观点基本处于两个极端。有网友听说sub后,都将其看作“伪科学”;而受众则抱着“心诚则灵”的心态,“反正对我有用,你不信也别来打扰我们”。
至于其科学依据,至今没有统一说法。
YouTube上的Sapien Medicine称其依据来源于量子力学,即通过量子影响生物系统,从而使细胞产生变化。而国内使用者不少信奉其原理来自吸引力法则,朗达·拜恩的畅销书《秘密》将吸引力法则引入大众视野,其主要思想就是——生活中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被个人头脑中所想象的图景吸引过来的。
浙江某精神专科医院的音乐治疗师白雨看来,无论是吸引力法则,还是sub里的肯定语,都是某种心理暗示,“心理暗示如果足够强的话,会对人产生一定影响。”
心理学科普机构Knowyourself曾分析过sub,认为“那些所谓戒烟、提高记忆力的sub有效的原因,主要是安慰剂效应。观众宣称看这些视频有奇效,并不是因为音乐或者暗示本身,只是因为人们先入为主地相信它是有效的。”
另一种说法则将sub的原理归为音乐疗法。而白雨则认为,sub音乐与音乐疗法“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后者是一个集了解患者、评估、制定治疗计划,进而利用各种形式的音乐来达到治疗目的的系统干预过程:音乐中包含的节奏、音高、律动以及和声都可以为治疗和康复提供支持。
中央音乐学院音乐治疗中心主任高天的硕士论文就是有关subliminal music研究的。他告诉液态青年,无论自己还是学生实验,都没有找到有效证据证明其效用。他断定,“现在打这个概念的毫无例外都是骗子”。

拥有完美骨相的sub。图片:B站截图
“哪怕是假的,sub也有存在的价值,至少给我带来过希望,那是生活中少有的光亮。”徐维雅坦言,sub既没能让她变瘦也没变美,她现在只把sub当放松的音乐来听。
“今天没听sub,我超恐惧,想睡也睡不着。”那天下午,张果发来信息。
对于自己长久的困境和将来的出路,她依然没有答案,只觉得还得继续依赖sub。随后,她整晚都在循环一个自我鼓励的sub,名为《加油,你是最好的》。
在这条sub的留言区,不少粉丝表示“听哭了”,鼓励自己“我是最好的存在”。一位自称患过抑郁症的粉丝打出长长的肯定语,以“释放焦虑恐惧,感恩宇宙”开头,用“女神复仇女神能量融合到所有的神圣保护盾层”结尾。
张果们不知道的是,这是高中生余航在某个休息日,抽了四十分钟,用白噪音和韩国女歌手IU《Love poem》的音源合成的。而他自己从来不花时间听sub,整个周末都忙着上补习班和写文章参加征文比赛。
(除高天外,文中人名均为化名。本文记述、发表于2020年11月)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6879.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