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写给陈奕迅的主打歌一年版税收入271块?音乐人吴向飞维权

陈奕迅的那首《路一直都在》,从2008年至今,获得诸多奖项。
可是让人唏嘘的是,作为这首好歌的词作者,吴向飞每年只能拿到271元的版税收入,平均每月22.58元。

《路一直都在》收录在陈奕迅专辑《不想放手》中

《路一直都在》收录在陈奕迅专辑《不想放手》中近日,音乐人吴向飞通过微博“控诉”自己作品被知名版权公司恶意侵占多年。“写歌,能体现智慧价值、知识价值、版权价值,但上个月我才发现,写歌居然还有能让版权代理公司‘不劳而获’的价值。”吴向飞在自己微博感慨道。
6月17日晚,吴向飞接受了红星新闻记者的采访,透露腾讯和网易云音乐已经和他的律师取得联系,愿意处理好这件事。
6月18日,红星新闻记者也联系上“台湾环球版权”负责人马女士,但截至发稿时对方没任何回应。
同时,红星新闻记者也已联系上网易云音乐,对方表示目前已经联系上吴向飞,正在积极处理这件事情。

音乐人吴向飞微博维权

音乐人吴向飞微博维权作品遭受知名公司侵权:
写给陈奕迅的主打歌年收入只有271块

“我给陈奕迅写《路一直都在》,一年收入只有271块……”这是吴向飞在自己微博里写的第一句话,在文章的最后,他诙谐又带点悲壮地写到:“写了二十几年歌,接触了很多版权公司,有规矩的,没有规矩的。即便,这次收回来的钱还不够支付律师费,起码,更多人知道了,无良版权公司如何悄无声息的拿走词曲作者辛苦创作的版税。这么想想,我也算对音乐行业,有过一丢丢贡献。”
事情的起因是今年3月,吴向飞在整理作品目录时无意中发现,自己创作的十几首作品,被“台湾环球版权”登记在其公司名下,包括陈奕迅《路,一直都在》《7》《臭美》《独居动物》《hippie》,萧亚轩《不远》,杨宗纬《谁会改变我》,陈坤《淡淡忧郁》等11首歌曲。这些年环球版权向腾讯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收取了相关音乐作品词曲使用费,而作为作者和版权所有者,吴向飞连续数年从未从环球收到过任何版权使用费。

音乐人吴向飞

音乐人吴向飞在跟环球方面沟通之后,对方坚称与吴向飞签订过相关合约,只是“合约丢了”,但是隔天,环球就向中国台湾的著作权管理组织申明,环球不享有这些作品的管理权。之后环球又向吴向飞表示,愿意退还这些年由他们领走的那一部分钱。吴向飞当即拒绝,他认为这件事的性质,已经不是退钱这么简单了:“根据环球出示的版税报表,我算了一下,《路一直都在》这首歌,环球准备向我支付的词曲使用费为:每年271元,平均每月22.58元。”吴向飞在接到环球唱片发给他的版税报表时,脑海只有一句话:写歌,真不如捡废品。“根据环球版税报表显示:5年,环球准备付给我的版税总额为新台币82178元,以6月17日汇率换算,折合人民币19015元。
通过法律手段讨回版税:
就13年来支付给环球但属于我的版税,补偿给我

随后,吴向飞在微博中发声明,称“台湾环球音乐版权私自以著作权管理者身份,授权诸多单位使用他享有音乐著作权的11首作品,严重侵害了其音乐著作权。”6月1日,律师函已送达网易云音乐、酷狗、酷我、QQ音乐4家单位。腾讯很快回应,版权部迅速和吴向飞联系。接下来,网易法务部也联系了吴向飞。“腾讯和网易云都告诉我,环球通知他们,我和环球合约到期了,接下来他们不再代理我的作品。”对此,吴向飞通过律师回应,“我没有授权环球2008~2021年连续13年管理事件中的作品,所以没有合约到期这么一说。环球没资格代表我授权和收钱。你们之前版税付错了对象。”吴向飞透露腾讯也发来了这些歌的版税数据,“看到数据,我笑了,果然,环球黑我钱。

QQ音乐《路一直都在》歌词截图

QQ音乐《路一直都在》歌词截图吴向飞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目前还没有进行到诉讼阶段,首先是网易、腾讯、酷狗、酷我侵权,然后是环球版权部门非法授权收钱。“鉴于目前平台侵权事实清楚,所以我们先处理平台侵权的事情。因腾讯、网易等平台并未有恶意拖欠版税的行为,主要在审查版权过程中有失责,所以我们对平台诉求只是:就13年来支付给环球但属于我的版税,补偿给我,不需要其他赔偿。至于第二阶段,这些歌未来如何授权给平台继续使用,待之前版税补偿完之后,会再做讨论。”
目前,全球最大的三家音乐出版公司分别来自于环球音乐集团、华纳音乐集团和索尼公司,各自掌握数以百万计的词曲作品,合计市场份额超过70%,是产业链上游占据话语权的“王者”。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为了让版权价值最大化,很多词曲作者会将对外授权事务委托给大型音乐出版公司。而版权公司代为管理词曲作者的作品,向使用方授权并收取使用费,收到钱后,版权公司再按一定比例收取佣金。通常情况下,版权公司每半年向词曲作者提供版税报表,并根据报表向词曲作者支付版税。
“按照惯例,版税每半年结算一次。版权公司需要先向作者提供版税报表,报表中会涉及每一首歌在哪里使用,收到了多少钱;作者收到报表,对分配内容及金额确认无异议后,签署版税认领,也就是收款单,上面有收款金额。签字完成,将收款单寄回版权公司;版权公司收到作者签字收款单后,向作者账户支付当期版税;版税支付到账,当期版税分配结束。”吴向飞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按照惯例,“版税”是这样具体分配的。
不能纵容侵权:
为行业发声,为词曲作者争取一些权益

类似的事情,吴向飞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件事的确是常态。很多年我已经遇到过一次,当时的想法很简单,不再合作。但这次再遇到黑版税的情况,我就不想再沉默了,也不能再沉默了。我写了这么多年的歌,还会被版权公司这样对待,说穿了,就是某些国际版权公司从心里根本不尊重创作者。实际上通过前些年的经历,的确也证明了,作者的忍和退让,只能换来更多词曲作者被版权公司玩弄于手掌。”
据吴向飞介绍,几年前,某使用方找到音乐人张亚东,洽谈版权购买,后来对方突然没了消息。不久后,对方用了张亚东的作品,但没有通知张亚东。对方的答复居然是:“环球授权我们用的,钱给了环球”。当时作品的权利在张亚东手里,但环球私自授权他人使用并收钱。后来,张亚东找到环球,环球承认自己没有权利,赔钱道歉了事,张亚东没再追究。

张亚东 资料图

张亚东 资料图吴向飞认为,张亚东是大人大量,没继续追究。但他还是愿意在自己四十多岁的时候,写歌二十几年之后,还能为行业发声,为词曲作者争取一些权益。“前段时间,我去外边讲音乐创作课,底下四十多位音乐爱好者,当我问他们,谁希望未来做职业词曲创作人?举手的只有2-3个人。其余所有人都希望做唱作人。这说明什么?写歌的确无法获得很好的生活,也不能让年轻人安心、投入、专注。你知道吗?一个行业,如果没人愿意去做,就太可怕了,这是断层的影响是不可逆的。”至今,听到好的音乐作品会让吴向飞流泪。“所以我希望,未来有更多人愿意投身音乐创作,也能告诉他们的父母,写歌,真的可以生活的很好。所以,当我有能力花钱做一些事,能让创作环境更好时,必须要做。总要有人倒在沙滩上,那就我来。”
对于吴向飞单枪匹马和世界知名版权公司抗争,许多音乐人都非常支持。著名音乐人、唐朝乐队《梦回唐朝》制作人贾敏恕也表示,自己也遇到过类似被侵权的事情。“贾老师给我发信息说,如果需要有人帮我协调处理版权相关问题的话,可以联系他。他说这一类能发生的问题他大概都已经见过。”
新《著作权法》能更好保护音乐人
值得一提的是,吴向飞将“台湾环球版权”的行为认定为私自从事著作权集体管理,这也是今年6月1日施行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以来,首例涉及音乐维权的事件。业内人士认为,吴向飞的遭遇绝对不是个案,版权公司某些“不道德”的行为应该被曝光,斩断非法授权、肆意侵权的黑手,才能真正让音乐人的创作,更有价值。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在所有的音乐人群体中,吴向飞所在的词曲作者群体情况可能还要更糟。音乐圈内甚至出现过这样的段子:“一流的词曲作者收入抵不上三流歌手”,虽然有些嘲讽,但也反映出词曲作者收入微薄的残酷真相。之前高晓松在接受采访时便提及,“我通过《同桌的你》挣了800块,老狼挣了800万。”足以可见词曲作者和台前歌手收入差距颇大。“个中原因在于所有音乐分发平台是和唱片公司、版权公司整体打包购买,而分配到音乐人手里却没有精准透明的数据支撑。以至于在版权管理还颇显混乱的当下,创作者很容易被侵犯权益。”某资深音乐制作人告诉红星新闻记者。

高晓松 资料图

高晓松 资料图在接受红星新闻记者采访时,北京宝盈(成都)律师事务所石子发律师指出,根据博主(吴向飞)所述,相关平台已涉嫌侵犯其著作权。那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五十四条规定,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因此受到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难以计算的,可以参照该权利使用费给予赔偿。对故意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情节严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确定数额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给予赔偿。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侵权人的违法所得、权利使用费难以计算的,由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百元以上五百万元以下的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石子发律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建议博主与相关平台协商解决,若协商不成的,可搜集相关证据,通过诉讼方式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25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