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大四退学重新高考”当事人:感谢那个倔强的自己

如果高考成绩顺利达线,27岁的云南罗平县人朱祺将在今年成为他向往已久的电影学院本科生。
一路兜兜转转,经历了大四退学和两次艺考失败。他为了发自内心的热爱,下定决心重头再来,并执着追梦了三年。
今年朱祺取得了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戏曲影视导演专业考试全国第一名的成绩。此时,距离他人生中第一次参加高考已经过去了7年。
2014年首次参加高考时,朱祺的表妹才刚上小学六年级。而今年夏天,表妹也和他一起走进了高考考场。
6月8日,结束了最后一门英语科目考试的朱祺接受当地融媒体中心采访的视频在网络上引起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
“想了想,觉得不能让自己的人生后悔,我就退学了。”别人看来不可思议的经历,这名27岁的“大龄考生”却显得很平静。

“罗平发布”抖音截图

“罗平发布”抖音截图6月11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话朱祺,他和记者分享了这些年来自己的经历、失败和成长。面对网络上的热议,亲身经历这一切的朱祺反而显得有些云淡风轻。“我的人生自己做主。别人的讨论并不会影响我做出的选择。”
【对话朱祺】
过往的一切,没有白走的路
澎湃新闻:能简单谈谈你之前的经历吗?为什么要选择在大四时退学?
朱祺:
我是云南罗平县人。2014年第一次参加高考,考到了福州大学至诚学院,学的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其实大一的时候就有退学复读的念头,但被父母拒绝了。坦白说,到了大四的时候自己内心是非常绝望的,我不愿意在自己不喜欢的领域继续浪费时间。再加上当时学分不够,如果要顺利毕业,一年可能修不完,重修又要花钱。算了一下这笔账,觉得文凭对我来说没有特别重要,所以就下决心退学了。
澎湃新闻:当时家里人支持你吗?
朱祺:
不光是家里人不支持,身边很多人也都难以理解和支持。甚至有人还会经常嘲讽我。真正站在我这边的人是少数,我非常感谢这些一直支持我的人。

朱祺 受访者 供图

朱祺 受访者 供图澎湃新闻:你一直是理科背景,为什么会想到要参加艺考?
朱祺:
我是直到上了大学才知道有艺考这个渠道的。高二要文理分科,老师和家长问我想学什么?当时自己没有太大的概念,觉得数学成绩还可以,就选了理科班。但我从初中开始就会非常积极地参加学校的文艺活动,平时自己也养成了写散文和随笔的习惯。
读大一的时候,网络电台比较流行,我就做了自己的网络电台。2015年开始运营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后来我又开始接触摄影。但很快我发现运用这些元素的表达丰富性还是不够,最好的方式可能还是视频,我就开始自学剧本创作、拍摄和剪辑。

专业课第一名成绩单截图 朱祺微博 图

专业课第一名成绩单截图 朱祺微博 图澎湃新闻:那你又是怎么与电影结缘的?
朱祺:
我现在能回忆起来的就是自己还在上学前班的时候,和邻居一起看周星驰的电影《唐伯虎点秋香》。那一天,我记得所有人都笑得特别开心,我们的快乐在那一刻是同频的,我想这就是电影的魅力。
但到后来,我对电影不仅喜欢,更想去了解其中的门道。中学时期,当时看姜文的《让子弹飞》觉得惊为天人,就向朋友们推荐。但当别人问我这部片子好在哪里?我却说不出来。从那时起,我就特别想去了解电影,探究其中的奥秘。我把《让子弹飞》翻来覆去看了不下十几遍,包括我现在的微信微博的头像也是葛大爷饰演的汤师爷。
澎湃新闻:大四时选择退学,会不会觉得自己之前读的几年大学都浪费了?
朱祺:
当然不会,其实我的价值观形成和转变,都是在大学的时期。后来自己还兼职做了主持人,确实挣到钱,证明了自己选的这条路是可行的。我非常感恩自己所有的经历和我遇见的每一个人,我总觉得没有这一切,就没有今天的我。过往的一切,没有白走的路。
澎湃新闻:网络上有人说你为什么不等到大四毕业了再去考,你对此怎么看?
朱祺:
自己的人生自己做主,没有应不应该,只有我喜不喜欢。对于读大学,我觉得要看大家评判的标准是什么。如果是为了拿毕业证,那我确实没有,但如果你把大学的标准定为开阔眼界、受到启发,以及和世界接轨的平台。我觉得自己已经体悟到了许多,在我的价值体系里面,这些比文凭重要得多。
感谢24岁时倔强的自己
澎湃新闻:能回忆一下当时退学去艺考的场景吗?是什么促使你下定决心?
朱祺:
说起来真的非常的戏剧化。2018年的1月3号,我24岁生日的那天,内心却很苦闷,突然看到了一条广告,讲的是黄渤的人生。说他很早的时候就没读书了,在酒吧驻唱,组乐队去全国巡演,后来又当了7年的舞蹈老师,他是在自己24岁那年,决定去考北京电影学院。当时我看到这个信息,就觉得一切好像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就算24岁,自己还是可以去艺考啊,虽然当时对艺考了解不多,但我带着一腔热血就来了。今天回想起来,我要感谢24岁时那个倔强的自己。
澎湃新闻:其实你的身边有很多人并不看好你的选择,你的坚持中有没有包含赌气的成分?
朱祺:
坦率说其实是有的。最开始时我想的是拿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上挣到钱,想和别人证明我可以。后来我到北京参加艺考培训,慢慢地开始了解艺考。但坦率说,看到身边弟弟妹妹都很优秀,我感到了自身的局限性。我考了三年,一开始学表演,后来学音乐剧,这一路跌跌撞撞摸爬滚打,终于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编导专业。
记得去年在北京复习备考,租的房子里堆的都是我买的专业书籍,越学习越能发现自己的渺小,但我总感觉多学一些,我就可以离梦想更近了。

朱祺在北京出租房里的学习环境 受访者 供图

朱祺在北京出租房里的学习环境 受访者 供图澎湃新闻:你为什么最终选择了上海大学的上海电影学院?
朱祺:
我一开始想和黄渤一样选择北京电影学院,但没有通过文学常识考试。今年我考上海大学上海电影学院,最后取得了专业考试全国第一名的成绩。我觉得其实命运也有戏剧性的一面。现在回想起来,就好像一层层的海浪,最终把我推向了这里。
澎湃新闻:备考的这段时间,你个人的思想上有什么转变吗?
朱祺:
之前是一个控制欲极强的人,做事一定要有计划,如果计划乱掉,我就会非常痛苦,这方面自己很“拧巴”。第一年艺考的时候,因为太想考上,承受不了失败的痛苦。但是在后来的备考过程中,我不断地跟以前的自己抗争,重新了解和认识自己。到了今年考试我整个人心态就特别好,很放松。我也学会了随遇而安,接受未知的未来。
坚持做好自己,也是改变世界
澎湃新闻:如果顺利进入上海电影学院学习,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规划?
朱祺:
整个大学阶段,除了学业和跑剧组之外,我还想从事艺考教育的工作。因为我自己当年不知道艺考,这个事情一直是我心里一颗很深的刺。我相信这样的人在中国的某个地方在云南,在曲靖在罗平还是很多。所以我就想说尽自己的能力做一些事儿。算是一种自我救赎,我觉得因为直到现在我其实心里还是过不去这道坎,每次想起来都会很痛苦。
澎湃新闻:对于那些也心怀艺术梦想的却暂时没有机会实现的同学,你有什么想说的?
朱祺:
如果放在以前的话,我肯定会劝他们坚持下去,但是现在我不会这样做。会坚持的人,无论身处怎样的境地他都会坚持自己的梦想。应该说坚持也算是天赋的一种。
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是可以结合的。我就是想做一个既心怀理想,又关照现实的人,这并不冲突。人其实不用总想着改变世界,其实你只要坚持做好自己,就已经可以影响到很多人,也是在改变世界了。
澎湃新闻:经历了这些年的兜兜转转,你是否找到了最朴素的自己?
朱祺:
我从小是一个特别自命不凡的人,之前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比同龄人更优秀。但经历过这些年,我现在非常愿意承认和接受自己就是一个普通人。因为接受这一切后,我反而找到了一个更加理想的心态,内心也会提醒自己要始终谦虚前行。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242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