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河北校方回应“杂技少年集体出走”:对学生外地演出不知情

吴桥综艺杂技马戏团(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吴桥综艺杂技马戏团(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央广网吴桥5月11日消息,针对中国之声近日报道的“杂技少年集体出走”事件暴露出的相关问题,河北吴桥县委县政府已成立由主管副县长刘秀梅担任组长的联合调查组,对校企合作中存在的问题进行调查。此前,4名来自吴桥职教综艺杂技团的杂技少年在成都演出期间集体出走,引发社会持续关注。
记者10日实地走访了涉事的吴桥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校方明确表示,此事件中带领孩子到成都演出的高文军,不是该校杂技专业负责人,只是校方合作的杂技团团长,双方是校企合作关系。此次外地演出未向校方备案。
记者此前调查发现,“杂技少年集体出走事件”中,涉事的杂技学校身份存疑。工商登记信息显示,带领四名少年到成都演出的负责人高文军,是吴桥县综艺杂技马戏团的经营者,该实体2014年成立,注册资本10万元,属于小微企业。
其对外招生签订的《免费学员合同》,包括赔偿金十万元在内的多项条款饱受外界质疑,合同中的甲方名称在工商系统中并不存在。
此外,出走少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学校时,他们只在周日上两节语文课,其他时间全部用来训练杂技。而且此次外出预计在成都演出半年甚至一年,外界因此质疑校方利用杂技少年参加商演牟利,侵害未成年人接受义务教育的合法权益。
10日下午,吴桥县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刘秀梅接受中国之声记者采访时表示,县里目前已针对此事成立联合调查组。“第一严格依照国家的政策和法规,第二客观真实了解情况,根据汇总的结果要严肃处置,绝不允许侵害未成年人利益、虐待杂技学员的事情发生。现在各个部门正在紧张地工作,根据情况我们再进行认真、严格的处置。”刘秀梅说。
但是,刘秀梅副县长告诉记者,目前县里、学校有关方面都联系不上涉事的高文军本人,很多情况需要进一步了解。

吴桥职教中心校园内的吴桥综艺杂技马戏团训练场地(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吴桥职教中心校园内的吴桥综艺杂技马戏团训练场地(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记者走进吴桥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在这里看到有二三十名杂技学员。对于4名学员到成都演出,一位姓高的老师称,此前失联的那4名少年到成都是参加实习演出,属于社会实践。
高老师:“每个班都有几个表演突出的学生,他们就是练习的差不多,表演突出一点,就实习一下,社会实践一下。去成都就是4个孩子,然后1个老师带队。”
记者:“你们不是去实习演出吗?就带了4个孩子去的?”
高老师:“对。”
记者:“这个实习演出主要是干什么的?”
高老师:“让孩子们适应适应舞台!”
记者:“收费吗?”
高老师:“路费。就是说我们需要派老师跟着去,就是这些费用。”
记者:“这个费用谁来出?”
高老师:“主办方来出。”
根据这位高老师的说法,这次外地演出主要是为了让几个表现突出的孩子参与社会实践,不是商业演出,只收取了主办方的路费。但令人感到矛盾的是,这4名贵州的孩子才刚到吴桥学习杂技半年左右,谈不上杂技表演技术多么突出。而且,这位高老师也表示,外出实习演出需要培训至少一年以上。
然而,与这位高老师所说相矛盾的是,吴桥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常务副校长张宏路表示,校方对杂技团带孩子到外地演出不知情,对高文军对外签订的招生合同,也不知情。
张宏路说:“包括他出去实习去,他没给学校报备,没跟我说,他签的合同我都不知道,我要知道,怎么能出现这种情况呢?如果是学校的大孩子,我直接管理我明白。”

吴桥职教中心和吴桥综艺杂技马戏团签订的《校企联合办学协议》(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吴桥职教中心和吴桥综艺杂技马戏团签订的《校企联合办学协议》(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张宏路还表示,高文军不是该校杂技专业的负责人,只是职教中心校企合作的一个杂技团团长。网上流传的《免费学员合同》,他也是第一次看到。
张宏路说:“他(高文军)也是一个独立的企业法人,因为招生是他们出去招去,我不知道他签的(什么样的合同),咱要能看到你说咱能不管吗?因为他也是个独立的法人实体,他跟我是一个平等的合作关系。虽然是在我(学校)里边。”
据介绍,与吴桥县职教中心合作办学的杂技团,有十家,其中一家是高文军经营的吴桥综艺杂技马戏团。校企合作办学的背景是,2019年,吴桥县委县政府决定成立吴桥县杂技职业教育联盟。
张宏路说:“杂技职业联盟启动,就是我们职教中心跟民间的有资质的杂技团体,实行一个校企合作,校企合作是国家倡导的,有政策支撑,所以说从19年开始搞合作,杂技团他们具体负责专业的实习实训,不是合作的一家,准确的应该是10家。”
校方表示,学校各角落有250多个摄像头全部覆盖,目前没有发现有学员在学校中遭受过虐待和严重的体罚。
记者查看了吴桥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和吴桥县综艺杂技马戏团签订的《校企联合办学协议》,以及《吴桥杂技职业教育联盟实施方案》。联盟领导小组组长为副县长刘秀梅,副组长为县教体局局长、文旅局局长等人,职教中心常务副校长张宏路也是副组长之一。

吴桥县杂技职业教育联盟领导小组名单(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吴桥县杂技职业教育联盟领导小组名单(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张宏路对中国之声表示,联盟中杂技团体招收的学生,学籍确实在职教中心注册,属于职教中心杂技专业的学生,但实训主要由各杂技团体负责。
张宏路说:“校企合作,出去实训,尤其杂技这一块,团长负责校外的实习实训,对他们的监管还是有缺陷。一个是审查杂技团体跟外边的演艺公司也好,旅游景点也好,他们的这种合作合规不合规,合法不合法?孩子的安全问题怎么确保?学校应该起到这种切切实实的监管作用,我也承认说发生这个事,学校负很大的责任,就是跟踪在校学生外出这一块做的不到位。”
对于杂技学员在职教中心接受义务教育的情况,记者也进行了深入走访。在杂技文化课教室里,记者看到黑板上写着一些拼音字词,书桌上摆放最多的是语文课本,虽然也有英语、数学等教科书,但这两门课的练习册、教科书都显得更崭新,似乎很少使用。

吴桥职教中心杂技文化课教室(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

吴桥职教中心杂技文化课教室(总台央广记者管昕 摄)孩子们是否在这里接受了较为完整的义务教育?职教中心常务副校长张宏路没有正面给出答案,只是表示,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的杂技学员文化程度参差不齐。
张宏路说:“他虽然到10岁了,该上五年级了,但是来到吴桥以后,你给他开设五年级的课程什么也不会,零起点,就从一年级开始给他教,按理说他的课程应该开设语文、数学、英语,他连拼音都不会。你想你给他开全这个课程,他学的会吗?”
主管教育的副县长刘秀梅就此问题表示,杂技专业的学生接受义务教育有其特殊性。
刘秀梅说:“这一块不是属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办学规律,在办学当中,在文化知识上和运动技能上都兼顾了学生特点,是为了提供给他们文化教育的培训,而让他们纳入这个体系的。”
不过,一位从事杂技艺术教育的专业人士告诉记者,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规定,专业课和文化课的学习是有时间比例的,文化课应该占到总课时的40%。教育学者熊丙奇对此表示,杂技属于艺术门类的一个专业,虽有其人才培养的特殊性,但也应该确保学生义务教育的学习质量。
熊丙奇说:“按照国家的规定,这些学生应该在这个阶段也接受义务教育文化课程学习。作为职业院校,在具体办学过程中采取校企合作的方式,关键在于第一必须从育人的角度来保障培养人才的质量;第二必须在开展相关培养活动过程中,避免商业化,把学生当成牟利的工具。”
吴桥县职业技术教育中心常务副校长张宏路在接受采访时承认,他们在杂技专业的校企合作中,存在对企业招生和管理不规范不到位的地方。对此事件中暴露出的问题,他们将深刻反思。有关最新进展,中国之声将持续关注。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16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