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5万元一双的李宁是如何炒出来的?

俗话说“中年人炒股,年轻人炒鞋”。
近日,“炒鞋”再度成为社交媒体的热议话题,只不过这一次炒鞋的对象换成李宁等国货品牌。当“炒鞋”之风蔓延至国潮品牌时,5万一双的李宁也是随处可见。
1500元李宁鞋炒至48889元,暴涨32倍
新华社:借机哄抬“国货”价格是自断门路
日前在得物App上,一双发售原价为1499元的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球鞋,售价高达48889元,涨幅达32倍。

除了该款球鞋外,李宁的其余球鞋也有不同程度的价格上涨,有的涨至6000元,有的涨至10000多,远远高出发售价数倍。
飙升的价格让众多消费者惊呼,曾经价格亲民的国货品牌,如今也到了高攀不起的地步。
针对此事,得物APP官微发文称,网传图中涉及的三款球鞋,即李宁韦德之道4全明星银白款、李宁韦德之道7wow7 The Moment 越限量款粉色款和安踏哆啦A梦联名休闲板鞋白黑款,这三款球鞋的价格均为平台卖家个人所设定,且在卖家设定的价格下并无买家成交或极少有买家成交。
目前,针对这三款中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过大的球鞋,已进行下架处理。
得物表示,除上述三款球鞋,得物同时对全平台商品进行核查,另发现20款球鞋存在卖家所标价格波动较大的问题,对这些球鞋都做了下架处理,并对3名涉嫌恶意影响商品标价波动的卖家采取封禁措施。

在得物的回应中可以看到,此次炒鞋风波中商品溢价并非品牌方操控,而是个人卖家在进行恶意提价。然而该回应并未能消除质疑,随着事件的发酵,舆论的矛头逐渐从品牌方转向平台方,有消费者表示,得物平台方未尽到监管的义务,放任卖家肆意哄抬鞋价。

对此,新华社发文评论称,如果因为“炒鞋”导致球鞋爱好者买不到想要的球鞋,进而让国产品牌失去消费者的信任,无异于竭泽而渔,自断国产品牌升级之路。当前,少数互联网平台打着“真假鉴定”等旗号,在“炒鞋”问题上借机推波助澜,还有一些平台为“炒鞋”“囤鞋”的年轻消费者提供信贷支持,扮演不光彩的角色。
野蛮生长的“炒鞋”市场
炒鞋如炒股
在李宁、安踏等国货品牌被炒之前,Nike、adidas等才是“鞋贩子”的主推品牌。
“炒鞋”究竟可以有多暴利?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全世界最贵的球鞋Air Yeezy 2(Red October)以1700万美元的价格在网上成交。一双鞋的价格直逼一线城市一栋别墅。

2017年9月,Nike旗下Air Jordan和国际潮牌OFF—WHITE合作,设计了一款名为OFF—WHITE•Air Jordan 1的球鞋。这款鞋售价1499元,在官方发售后不久被炒到12000元。两年后,价格一路飙涨到70000元,涨幅超过4500%。
在资本的助推下,火爆的炒鞋市场每天都在上演着暴富神话,近万元的潮鞋动辄便可实现翻倍的赚钱效应,高昂的利润让不少让圈外人趋之若鹜,“炒鞋”市场也愈发疯狂。
事实上,炒鞋的原理很简单,被炒至天价的大多是一些限量版的球鞋,鞋贩子在限量款鞋子发售时以原价买入,等到鞋价随着缺货而暴涨的时候卖出,一双限量版的球鞋经过炒鞋的中间商倒手可以赚取几倍甚至数十倍的差价。
“炒鞋的套路与炒股相似,新鞋的发售和新股认购一样以抽签的方式进行,消费者能否中签完全靠运气。对于一双限量款新鞋而言,’破发’的概率基本为0,如若打新成功,那么基本就是稳赚不赔的买卖。待到球鞋发售后,鞋贩子会以低价大量吃进,短期内使货品达到真空,等待球鞋指数暴动,需求量上升。垄断码数的他们,趁势通过交易平台将价格调控到新的高度出售,引发大众的追涨,然后放量收割。”一位“鞋圈”的资深人士对记者表示。
起底炒鞋产业链:
品牌方饥饿营销,中间商“赚差价”
可以看到的是,在炒鞋市场,球鞋作为商品也遵循经济供求规律。品牌方通过饥饿营销发售各种限量款的球鞋,受到大量关注的同时,自然也会带来供需关系的不平等,这种人为制造的稀缺,成为鞋价飙升的根本原因。
近年来,炒鞋逐渐成为一种新的时尚,“天价”潮鞋背后也暗藏着错综复杂的产业链。
纵观整个炒鞋产业链大致可分为三方,品牌方、中间商、消费者。以Nike、adidas为主的品牌方作为产业链上游负责发售,中间商大量吃货趁机哄抬价格,最后消费者只能以比原价更高的价格购买天价鞋。
在整个产业链中,平台、鞋贩子等中间商的操作间接决定了鞋价的走向,关系着鞋市的健康发展。
目前国内已有10余个“炒鞋”中间商,包括得物(毒)、Nice、斗牛、当课(get)、YOHO!有货、识货、切克、Drop store、95分球鞋、盯潮等平台。

这些平台充当交易中介,为球鞋交易提供了一定的便利,为鞋市带来了一定的流动性与合规。但是,不菲的手续费与服务费用进一步提高了球鞋二级市场的价格。
以得物为例,随着潮鞋文化的逐渐渗透,得物逐渐从众多交易平台中脱颖而出,从小众的球鞋市场变成国内潮鞋最大的讨论和交易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得物运营主体为虎扑旗下的上海识装信息科技,是国内最大的球鞋转卖平台,作为中间鉴定方和平台方,将买卖双方对接。其核心的服务就是“球鞋鉴定”,直到如今这一业务依然是得物的核心所在。

据天眼查app显示,该公司目前为止经历过三轮融资,最近一次是在2019年4月完成的A轮融资,投资方为DST(DigitalSky Technologies),投后估值已达十亿美元,进入独角兽行列。此外,高榕资本、红杉资本中国、普思资本也是该公司的投资方。

目前得物的主要商业模式是C2B2C,作为中间鉴定方和平台方将买卖双方对接,通过抽取卖方成交价的 7.5%-9.5% 作为佣金,以及收取买家的鉴定费盈利。
这意味着,交易量越多,成交价越高,平台方便获利越多,在盈利模式的依赖下,“炒鞋”之风盛行于平台,鞋市变成为一个疯狂的单边市场。

炒鞋“泡沫”离破灭还有多远?
事实上,早在2019年,得物就发布了“鞋穿不炒”的倡议书,提出“球鞋是用来穿的,不是用来炒的”。然而近年来炒鞋之风非但没有得到遏制,反而愈演愈烈。

当下火爆的炒鞋市场每天都在上演着暴富神话,动辄翻倍的赚钱效应和高昂的利润让不少让众多玩家趋之若鹜,但在少数暴富神话的背后,也暗藏着诸多风险。
一位鞋贩子对记者说道:“我是从2014年进入鞋圈,2016年正式投资开始当作生意,2018年末收手退出。退出时家里还有万双鞋滞留在手中,未能得到清理。”
对方表示,选择退出最重要的原因是市场人群变了。曾经的市场偏向小众,买方与卖方彼此明确需求,信任感很好。但是随着消费群体的变化,炒鞋大军的加入,暴涨暴跌的市场,让鞋贩子和老玩家无法判断。投资回报的不确定成为最大的风险,一旦判断失误,库存难清很容易引发现金危机。
对于新入局的圈外人来说,因炒鞋而亏钱交学费的案例不计其数,深不见底的鞋市,肆意收割着他们的青春。“从长远上来看,泡沫终会破掉,届时‘囤货’ 接盘的小白们将承受无法预估的代价。”该鞋贩子说道。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10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