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陕西一男子称年会被公司高管烟头烫脸,还说“疼才长记性”

公司年会聚餐时被高管用烟头故意烫脸,这是一起极其恶劣的职场暴力,不但给我的脸部造成永久的疤痕,这种当众羞辱的方式更是给我的心理造成很大的创伤。”3月21日,某控股公司陕西公司刘先生接受华商报记者采访表示:“我把这个事件公开出来,就是为了找一个评理的地方,为我找一个说法,讨一个公道。”

▲医生诊断是面颊烫伤,做清创包扎处理

▲医生诊断是面颊烫伤,做清创包扎处理>>>公司年会聚餐
“点我名没吭声,领导拿烟头烫我脸”

刘先生介绍,他是陕西人,今年37岁,在公司做市场开发,事发是在2月5日,公司搞年会,组织员工在西安高新区某川菜馆聚餐。
“晚上10点,在连包的202和203包间,席间公司总经理高某某说:‘我从小习惯就喜欢杀个鸡、宰个羊,一定要出血,让他意识到疼,就是公司业绩好的时候,我要收拾完成不好的人;公司业绩整体不好的时候,我就要收拾刘某这种不听话的人,我要的是森林,不是树木,更不是刺头。’”
刘先生说:“高某某这番话一晚上重复了好多遍,一直在言语挑衅,我忍了一晚上,最后点我名字我也没吭声,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人家把烟头烫我脸上。”

▲刘先生称,当时两个烟头都是烫在右侧脸颊

▲刘先生称,当时两个烟头都是烫在右侧脸颊回忆起被烫的情形,刘先生说高某某是趁他不注意,公司20多名员工除了部分提前走的,有十多名同事都在场。“当时我和他是坐同一桌,是相邻的,他在我右手边坐,我在左边坐着,我没有脸冲向他,我刚跟旁边同事说话,都没有留意到,烫了之后我以为谁开玩笑,就有点生气,我刚转过来的时候,第二下又烫到了,都是烫在右侧脸颊。”
刘先生称因为事发突然,他也没仔细看清高某某抽的是什么牌子的香烟,“那种场合不是领导抽自己的烟,就是别的员工给领导让的烟,我哪会盯着领导手上的香烟。”
>>>深深的屈辱感
“打110,气得手颤抖拨三遍才拨通”

“他把燃烧的烟头按在我脸上,还问我‘疼不疼?烫不烫?’按照人家讲的话,‘疼就对了,这样你才能长记性!’”刘先生说。
“这句话让人感到深深的屈辱,这是被人当众侮辱了,所以我就拍了桌子,问他什么意思?其他同事立马跑过来劝解。我说‘领导,今天讲清楚你什么意思,你要走了我就报警’,但人家还是走了。”刘先生说,“我如果不敢报警,是不是连男人都不算?所以我现场报警,当时我打110,用气得手颤抖拨了三遍才拨通,后来民警就来了。”

▲病历显示,刘先生右侧面颊可见两处约0.5cm×1.0不规则烫伤区

▲病历显示,刘先生右侧面颊可见两处约0.5cm×1.0不规则烫伤区>>>担心脸颊留疤
医生说要手术药物治疗,需几个月时间

“因为报了警,当晚民警安排验伤,有两个同事陪着我到医院,警方说包间没有摄像头。”西安高新医院急诊科门诊病历显示,刘先生右侧面颊可见两处约0.5cm×1.0不规则烫伤区,局部皮肤呈暗褐色,医生诊断是面颊烫伤,做清创包扎处理。
刘先生最担心脸上会留下烫伤疤痕,“我现在还在家休息,也没法住院,我去年和今年的年假到3月10日就休完了。3月8日我去交大一附院检查,医生说要通过手术治疗,还要辅助一些药物,需要几个月时间。”
>>>究竟有何过节
“这个领导爱训人,越解释训得越凶”

究竟在工作中有何过节?刘先生坦承,可能领导对他工作方式看不惯,说他是“刺头”,和完成业绩没关系。
“也谈不上矛盾,没有啥摩擦,我们这个领导爱训人,很多时候不管训得对不对,哪怕理由再客观都不敢解释,越解释训得越凶,其他人一般都不敢吭声。因为有些项目确实有客观原因,我解释过几次,当时被训得狗血喷头。我的业绩是全省公司完成最好的,也是公司唯一实现盈利的,而且是净利润,能养活自己的团队。”
刘先生怀疑可能也就是因为之前这些事情产生积怨。“当天同事聚餐,高某某单独给我发信息叫我到西安来,我当时考虑疫情不敢参加聚集性活动,我还请示后才回复说参加。事发前我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现在回想一下,才怀疑领导布局当晚故意要修理我。”
>>>求总裁主持公道
“我发彩信没回复,打电话也没接”

刘先生介绍,控股公司是上市公司,在各省都有省公司,他所在的陕西公司因种种原因被河北公司代管,高某某是河北公司副总兼陕西公司总经理。
刘先生提供的手机截屏信息显示,2月11日,他曾给控股公司总裁发信息请求主持公道,处理施暴者,“我发彩信一直没回复,打电话也没接。”
“事发至今,我夜不能寐,痛苦不堪。我想不明白,我作为陕西公司唯一且连续3年创值实现净利润的员工,竟然遭受如此待遇。”刘先生说。
>>>月余处理未果
面对面沟通“他解释喝酒了不是故意的”

“我现在选择媒体维权,是因为一个多月过去了没有处理结果。”刘先生证实,过完春节后,高某某约他在公司楼下有两次面对面沟通,表示愿意和解。
“第一次叫我和解是事发20多天后,他解释说他喝酒了,不是故意的。但是我不认同,喝酒咋没烫别人?他这个道歉态度不端正,赖到酒身上去了,明显是推卸责任,我坚决不接受。”刘先生承认,当时高某某确实喝了公司招待的白酒,但没有喝醉。“第一次谈完一周后,他又第二次找我,就在这次之前,公司搞了一个虚头巴脑的反思会,我并没有参加,在会上宣读了文件,用陕西工作组的名义给他下了一个处罚决定,罚他3个月的绩效,具体处罚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因为公司的薪酬都是保密的。”
>>>选择媒体维权
陕西公司发文处理上级领导“我不接受”

刘先生对这个不痛不痒的处罚极为不满,“据我了解,高某某的人事任命是控股公司任命的,他是控股公司管理的干部,处理应该由控股公司来处理,人家人事、工资关系都不在陕西公司,陕西项目组发文处理上级领导,还说是处理很重,陕西一位副总跟我说这个处理没毛病,我明确表示,我不满意也不接受,这是进一步侮辱我的智商和人格,所以我才选择通过媒体来维权。”
“我不需要过多解释,大家都能明白这起事件的恶劣程度,我要求公司成立调查组严肃查处。”刘先生认为,部分人员涉嫌包庇、阻挠查处。“他(高某某)有38岁,是控股公司的委培生,就是大学一毕业就进入公司,工作了十多年了。”
>>>拒绝和解不要赔偿
“考虑各种维权手段,包括起诉”

目前,刘先生已经把相关事发经过等资料交给警方,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刘先生咨询律师后表示:“这不仅是故意伤害,还涉及到人身侮辱,我的健康权和人格尊严权都受到侵害。公司如果放任不管,我会考虑采取各种维权手段,包括起诉,我不会放弃。”
刘先生认为高某某做得很过分:“已经拖了一个多月了,方方面面都没有处理结果。他是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我咨询过律师,公众是有知情权的,所以我把这个事件公开出来,就是为了找一个评理的地方,为我找一个说法,讨一个公道。”
“我现在的诉求就是,拒绝和解、不要赔偿,我要求公司成立调查组,严肃查处施暴者,同时查处相关人员包庇、阻挠的责任。”
3月22日,刘先生向华商报记者声明:“拖到现在,我是拒绝和解了。”
3月21日、22日,华商报记者多次致电陕西公司高某某,对方均未接听记者电话,截至发稿前也未回复记者发去的采访短信。同时,华商报记者多次联系控股公司相关领导,电话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060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