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新冠肺炎疫苗终于来了!打疫苗之前请先打消这些疑虑

盼望着,盼望着,新冠肺炎疫苗来了,世界复苏的脚步近了。
12月以来,美国先后宣布辉瑞和默德纳生产的新冠肺炎疫苗获批紧急使用,14日,纽约州的一名护士成为美国紧急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的第一人。
此前,英国、加拿大等国也都分别批准了新冠肺炎疫苗的使用或上市。
12月19日,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曾益新在国务院新闻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总结前期紧急使用阶段的经验基础上,在冬春季节到来之际,我国已开展部分重点人群的新冠肺炎疫苗接种工作。
各地开启紧急接种,深圳、上海等地已发布接种相关通知。据深圳卫健委官方公众号26日消息,9类高风险人员接种费用由政府财政承担。
从新冠肺炎病毒袭扰人类社会至今,新冠肺炎疫苗以创纪录的速度研发、试验、紧急使用、获批上市……
新冠肺炎疫苗真的来了!
打还是不打?到底安不安全?能提供多久的保护?新老技术哪个好?病毒不断变异,疫苗能hold住吗?
对于公众关心的这些问题,科技日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疑问1 听说有人接种疫苗后面瘫,还有人死亡?接种疫苗安全吗?
发热、晕倒、过敏、横贯性脊髓炎、贝尔氏麻痹症……部分国家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后出现不良反应:
——9月上旬,有消息透露首个进入临床三期的牛津疫苗接种者中发现横贯性脊髓炎疑似病例,致使牛津疫苗临床试验当时被叫停;
——12月8日,英国两位辉瑞疫苗接种者出现了严重的过敏反应,随后,美国食品药品监管理局(FDA)称,4位接种辉瑞新冠肺炎疫苗的第三期志愿者出现了贝尔氏麻痹症,即面瘫;
——12月17日,美国田纳西州一位护士接种辉瑞的新冠肺炎疫苗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接晕倒,这是继阿拉斯加州一名医护人员严重过敏,另一名被送入急救室之后的又一起不良反应;
……
这么多的不良反应,是不是接种新冠肺炎疫苗不安全呢?
事实上,上述列举的意外状况,目前尚无结论明确表明其与接种疫苗直接相关。
在新冠肺炎疫苗不良事件的判断中,甚至发生几次“乌龙事件”。
造成牛津疫苗叫停的罕见不良反应,FDA调查结果显示,尽管不能完全排除联系,但牛津疫苗不是引起志愿者神经系统副作用的原因。
10月21日,巴西国家卫生监督局称,一名参加牛津疫苗临床试验的28岁巴西志愿者死亡,后来调查显示该名死亡志愿者并没有注射牛津疫苗。
11月10日,巴西国家卫生监督局叫停了北京科兴中维生物技术公司新冠肺炎疫苗在巴西的临床实验,理由是接种者出现了“严重不良反应”,后来调查发现该当事人的死亡是由于自杀。
……
毋庸置疑,证明疫苗的安全性,试验是“王道”。
在不断的试验中,通过分析持续积累的不良反应数据,推断疫苗的安全性,对安全的疫苗留用,对可能的问题给出应对之道,对不安全的疫苗淘汰,这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12月21日,《科学》网站上刊登分析评论文章《辉瑞新冠肺炎疫苗中的纳米颗粒或许会引发罕见过敏反应》,文中介绍,两周时间内,至少有8人接种辉瑞的新冠肺炎疫苗后出现严重的过敏反应,有学者分析是由于mRNA疫苗中的特有成分造成了过敏,不过也仅限于猜测。
另有相关数据统计显示,接种辉瑞和默德纳的mRNA疫苗后,2%的接种者会出现39℃以上的高烧,如果提供给3500万人接种,发高烧者将是70万人。
对此,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正在组织科学家讨论、想办法应对此事,例如在注射前排查出不宜注射的人,同时为严重不良反应者提供救治。
相较于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出现的疫苗“新秀”mRNA疫苗,传统的灭活疫苗表现相对“沉稳”。
在不久前我国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郑忠伟明确表示,7月以来,在自愿、知情、同意的前提下,中国对高风险暴露人群进行了紧急接种,目前已累计完成100多万剂次的新冠肺炎疫苗紧急接种。严格的不良反应监测和追踪观察表明,未出现严重不良反应。中国新冠肺炎疫苗在境外开展的三期临床试验,目前已累计15万剂次接种,也没有出现严重不良反应。
疑问2 听说新冠肺炎疫苗研发用了5个技术路线,这么多“流派”,孰好孰坏?
来自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权威统计数据——
截至12月22日,进入临床研究的61个新冠肺炎疫苗中,重组蛋白疫苗18个,占30%;病毒载体疫苗(不复制载体)9个,占15%;灭活疫苗、DNA、RNA疫苗均是8个,各占13%;以及病毒载体疫苗(可复制载体)等10个疫苗。
“每个技术路线的作用机理都非常不同,体内免疫系统的唤醒也非常复杂,每种疫苗都有自己的特点。”疫苗专家、美国FDA前审查员李忠明说,从安全性角度看,蛋白重组疫苗和灭活疫苗更有优势;从有效性角度看,mRNA和蛋白重组疫苗更有优势。
对于现有的已经开展紧急接种的疫苗,不少人出于对安全的担忧,更倾向于接种中国的灭活疫苗,并不是因为抵触“新秀”mRNA疫苗,而是希望观望一段时间,因为mRNA进入细胞后,会做什么并不知道。
mRNA疫苗行不行需要大规模的人群循证研究,而灭活疫苗、蛋白重组疫苗都在之前其他传染病的防控中得到验证:灭活疫苗产品目前已经在人类身体上用了上百亿剂次证明其安全有效;蛋白重组疫苗也有大规模使用的“明星产品”——乙肝疫苗、宫颈癌疫苗等。
对于mRNA这匹疫苗界的新晋“黑马”,科学家对其也做了非常多安全性改进,最大限度降低其可能带来的风险,例如替换“温和”的碱基、加上“导航”序列等,让外来的mRNA能够在机体内引发适度的免疫反应。
对于mRNA疫苗仍存在的不足,李忠明解释:“mRNA疫苗进入人体细胞后,具有自我复制的功能,因此虽然给每个接种者注射的剂量是一样的,但是不能控制它在进入人体细胞后复制的多少和程度。这就有可能在有些过敏体质的人群中,因为mRNA分子的过度复制而产生严重的副作用。辉瑞mRNA疫苗接种者中的4例面瘫副作用者都是过敏体质。从这个角度来看,灭活疫苗的接种剂量在进入体内后则是可控的。”
有效性方面,灭活疫苗是将全病毒灭活后作为抗原引发免疫,其特异性的中和抗体占一部分;而蛋白重组疫苗、mRNA疫苗等通过生物技术的手段选取产生特异免疫的一部分,主要产生的正是特异性中和抗体;腺病毒载体疫苗的优势在于能够产生更持久的细胞免疫,不仅调动了免疫系统中的抗体,还调动T细胞等抵抗病毒进攻。
面对有效性的“短板”,我国新冠肺炎灭活疫苗的研发通过技术创新进行了优化。“单是灭活这一项,国药集团中生生物在研发时就同时推动了四五种不同的灭活剂的灭活效果的研究。”国药集团中生生物(以下简称国药中生)董事长杨晓明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灭活疫苗如果灭活程度不够,还有活病毒,会引发感染;也不能灭“过火”了,如果灭活把病毒表面的抗原都破坏了,疫苗有效性就差。
灭活疫苗不是简单地把病毒“一砍了之”,更像是“在豆腐上斩草除根”,既不能碰碎了“豆腐”(病毒)还得把“草”(毒性)根除。
“研发人员面对的是大量的试验和海量的数据分析、监测。”杨晓明说,通过对时间、温度、剂量的控制进行了大量的工艺和工程上的创新,在分秒必争的情况下获得最优解,以提升新冠肺炎灭活疫苗的有效率。
疑问3 5个技术路线进展如何?会不会有更好的新冠肺炎疫苗?
尽管还没有新冠肺炎疫苗真正获批上市,但进入临床三期、获批紧急使用的它们离我们越来越近,它们属于哪个技术路线?目前进展如何呢?
科技日报根据已经披露的信息进行了梳理。
灭活疫苗(4种):
1. 国药中生北京所研发的灭活疫苗 进入临床三期(有效率86%),获批紧急使用,据国家药监局网站数据显示,已受理其上市申请。
2. 国药中生武汉所研发的灭活疫苗 进入临床三期(有效率86%),获批紧急使用。
3. 科兴中维研发的灭活疫苗进入临床三期,获批紧急使用,由于要对在所有国家开展的三期临床数据进行整体分析,科兴中维12月23日宣布其有效率数据将延迟两周公布。
4. 印度Bharat生物科技公司研发的新冠肺炎灭活疫苗进入临床三期。
mRNA疫苗(2种):
1. 美国辉瑞、德国Biotech以及中国复星研发的mRNA疫苗进入临床三期(有效率95%),在美国、英国等获批紧急使用。
2. 美国默德纳研发的mRNA疫苗进入临床三期(有效率94.5%),在美国获批紧急使用。
不可复制的载体疫苗(4种):
1. 中国军事医学科学院、康希诺研发的不可复制的载体疫苗进入临床三期。
2. 英国牛津大学、阿斯利康研发的不可复制的载体疫苗进入临床三期(有效率70%)。
3. 俄罗斯加马列亚中心研发的不可复制的载体疫苗进入临床三期(有效率92%)。
4. 美国强生公司研发的不可复制的载体疫苗进入临床三期。
重组蛋白疫苗(2种):
1. 中国科学院微生物所、安徽智飞龙科马公司 研发的重组蛋白疫苗进入临床三期。
2. 美国Novavax公司研发的重组蛋白疫苗进入临床三期。
此外,还有美国Inovio制药公司研发的DNA疫苗、德国CureVac研发的mRNA疫苗进入临床二/三期试验阶段。
纵观一年来的新冠肺炎疫苗研发,新冠肺炎疫情可以说开启了新冠肺炎疫苗的两轮研发,一轮是应急研发,一轮是常态化研发。
“明年我们将申请重组蛋白疫苗的临床试验。”杨晓明表示,未来蛋白重组疫苗将会代替灭活疫苗。
那么,为什么我国企业会在最开始选择灭活疫苗的研发呢?疫情初期,死亡数字增加、武汉封城……事态危急之下,疫苗专家需要专业判断:哪种疫苗能成功,又能最快成功。
“前期观察,新冠肺炎病毒的致病症状和乙肝不同,没有慢性携带者,说明它的基因不会进入宿主基因组,灭活疫苗可行。”杨晓明说,而且前期研发时间短、后期产量也能保证。
如今,我国疫情平稳,新冠肺炎疫苗进入常态化研发阶段,国药中生等单位也持续在研发新的疫苗产品,除了已知的包括重组蛋白疫苗、载体疫苗、核酸疫苗,越来越多样化的新冠肺炎疫苗研发也在持续发力。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的趋势进一步加剧,不断有研发团队加入到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任务中。
截至12月22日,WHO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开展的新冠肺炎疫苗研发项目达到223个。而在5月5日,这一数据还是108个。
不断开启的新冠肺炎疫苗研发,带来的是新技术、新平台的逐步成熟和应用,也包括对现有疫苗不足的不断完善和疫苗效力的加强。
例如,疫苗使用的免疫抗原不再聚焦在新冠肺炎病毒表明的刺突蛋白(S蛋白)上。“我们联合其他研究团队正在进行通用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中国疾控中心相关专家告诉记者,通用疫苗将纳入新冠肺炎病毒的多个功能蛋白,不仅产生抗体免疫还能刺激细胞免疫,希望产生对多个冠状病毒的长效免疫。
例如,为了剂量更少、激发抗体更多、获得更持久的抗体保护,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生物学研究所与合作者正在开展DNA+重组糖蛋白的联合疫苗的研发,并在非人灵长类动物实验中获得了非常漂亮的数据。
新冠肺炎疫情掀起了生命科学领域对于疫苗研发的热情,将有更多的人才、资金、资源汇集与此,对于创新无疑是极大的激励。
疑问4 接种新冠肺炎疫苗究竟能起多大作用?
新冠肺炎疫苗是否管用,不听广告看疗效。
一款疫苗有没有保护效果,正是三期临床试验要揭秘的问题。也正因为如此,业内人士极其关注三期临床数据。
根据已有披露,有这样一组有效率的数据,95%、94.5%、91.4%、86%、70%。
为这份成绩单作出贡献的代表分别有:辉瑞、默德纳、俄罗斯加马列亚中心、国药中生、阿斯利康。这些披露中期临床数据的新冠肺炎疫苗明确回答了一个问题:新冠肺炎疫苗在与新冠肺炎病毒同台PK时,显示有效。
但这个数据无法回答谁更好的问题。虽然表面看,有70分、80分、90分三档,但体现在病例数上,只相差几个感染人数。
如果安慰剂组的新冠肺炎患者是100人,疫苗组的新冠肺炎患者是10人。那么免疫有效率将是90%,如果安慰剂组的新冠肺炎患者是80人,疫苗组的新冠肺炎患者是11人,那么免疫有效率将是86%。
可见,疫苗组的新冠肺炎患者少量增加,或者安慰剂组患者的浮动都会对最终的数据产生显著的影响。
对此,多位专家呼吁,评判新冠肺炎疫苗的效果不应只看有效率数据。
“有效率、接种率、保护时间长短,缺一不可。”在柳叶刀—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与健康大会上,英国帝国理工学院教授罗伊·安德森(Roy Anderson)表示,如果新冠肺炎疫苗有效率90%,那么接种率66.7%可达到群体免疫(R0=2.5的情况下);如果有效率为70%,那么接种率达到85.7%可达到群体免疫。
可见,“接种疫苗究竟起多大作用”的答案,不仅在于疫苗本身,还在于多少人去接种,越多的人接种,形成越广泛的免疫屏障,将越有利于人类整体实现群体免疫。应对风险,加强免疫,也需要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疑问5 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有风险吗?有什么禁忌?
大规模接种疫苗在我国是有经验的。
中华预防医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梁晓峰在此前召开的首届中国卫生健康科技创新发展大会上介绍,2009年甲型H1N1流感病毒疫情期间,全国在80多天时间内完成了1亿人次以上甲流疫苗的接种。
“基于中国完备的不良反应监测体系,甲流期间还完成了7000万人的不良反应监测,这在国际同行中也获得了很好的评价。”梁晓峰表示,此前的经验对新冠肺炎疫苗的大规模接种有借鉴意义。
理性地说,发生严重不良反应的风险始终客观存在,只是无限趋近于零,永远不会抵达绝对“零”。根据已有数据,中国研发的新冠肺炎疫苗的不良反应主要包括:头痛、发热、接种部位局部红晕或出现硬块,还有一些人有咳嗽、食欲不振、呕吐、腹泻等常见不良反应,没有严重不良反应。
为了应对在大规模接种中可能出现的严重不良反应事件,国家卫生健康委等部门就新冠肺炎病毒疫苗接种的安全保障工作做了指导和安排。
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焦雅辉介绍,接种点一方面要符合接种的条件,另一方面要具备医疗救治条件。此外,接种单位以及参与医疗救治的医务人员都需进行技术培训,要培训合格以后,才能够上岗,以确保对于常见的不良反应,能够快速识别、快速处置。医疗保障工作由地方二级以上综合医院划分责任区负责,通过急诊急救人员驻点保障、120救护车快速转运,开通绿色通道转诊等制度保障接种群众安全。
疫苗接种工作者的妥善处置能将不良反应可能造成的影响最小化。
“培训好医生,他们能做好沟通的最后‘一米’。”梁晓峰呼吁,各个研发机构的研究数据,包括动物实验的结果、临床数据分析等,应让全国二三十万接种医生都有所了解,将能更有效处理好可能出现的各种事件。
那么,接种新冠肺炎疫苗有没有什么禁忌?
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主任医师王华庆介绍,目前还没有看到关于新冠肺炎疫苗和其他疫苗同时接种研究的相关报道。所以,一般情况下在没有国家规定的指南和方案公布之前,建议新冠肺炎疫苗和其他疫苗(如HPV疫苗)不要同时进行接种。
此外,过敏者、处在发热期、处在慢性疾病的急性发作期、孕妇等特殊人群都不建议进行新冠肺炎疫苗的接种。
疫苗接种后,一切都会好吗?
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曾对此有所预测:新冠肺炎疫苗研制取得突破性进展,如果全球接种覆盖率达到60%,全球疫情或许在2022年春结束。
尽管有人认为这个估计过于乐观,但全球疫苗研发加速还是带来了“春的消息”!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23938.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