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耶伦领衔的经济团队能否破解“K形复苏”?伟光汇通官网

【写在前面】2020年初,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把全球经济推入危机之中。为应对疫情冲击,美联储采取了激进的“零利率+无限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美国国会通过总额超过2万亿美元的财政纾困政策,极力避免经济与金融市场陷入无序与混乱之中。大规模刺激为市场注入了大量流动性,美国股市、债市、楼市均创下历史新高。
但同时,美联储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受股市上涨等因素推动,今年第二季度美国家庭财富净值环比增长近7%,达119万亿美元,这些收益主要流向最富裕家庭,而另外还有许多民众则收入缩水甚至失业。截至3月底,最富有的10%美国人拥有该国三分之二以上的财富,前1%的富人拥有全美国31%的财富。
民粹主义、种族主义、贸易保护主义在美国的呼声持续高涨。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了大规模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抗议活动和种族冲突,一度蔓延至50州的200余座城市,社会的撕裂和对立到了危险的边缘,致使当选总统拜登将推动美国种族平等列入核心经济议题,以弥补不同种族之间的财富差距。
2020年,新冠疫情不仅加剧了美国不同阶层的财富不平等,“弗洛伊德事件”还暴露出美国社会中深层次的种族不平等。GDP总量位列全球首位,美国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全世界的神经。美国再次来到一个十字路口。
除了危及生命健康,新冠疫情还给美国的就业市场造成了巨大伤害。
11月份全美失业率为6.7%。尽管该数字比前一个月低了1个百分点,且远低于4月份的峰值(14.7%),但几乎是新冠疫情尚未造成严重影响的2月份(3.5%)的两倍。
即使疫苗即将面世,经济学家仍担心美国经济二次衰退或是呈现出K形复苏。美国经济学家们热议,将劳动力市场复苏称为“K形复苏”——像这个字母一样,高收入群体向上,低收入群体向下,仿佛在分道扬镳后将各自活在不会重叠的两个世界。
从经济团队来看,美国当选总统拜登提名的首批6名经济团队成员中有5名的研究领域都包括了经济不平等。除了被提名为财政部长的耶伦长期关注就业问题,几位被提名的经济顾问和行政管理和预算局局长的研究领域中均包括经济不平等现象,强调维护中产阶级和工作家庭的利益。 
拜登为何组建如此一支“亲劳工”的团队?耶伦领衔的经济团队会带来哪些不同?
多严重?
一系列数据揭示了问题之严峻。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11月份美国失业人口继续下滑至1070万,仍较2月份水平高出490万。失业超过27周的长期失业人口环比增加38.5万至390万,占失业人口比重的36.9%,凸显美国就业市场基础仍旧脆弱。 
不仅失业人口数量在上升,不同族群的失业率也呈现出分化的趋势。
据《华盛顿邮报》一项民调显示,在疫情期间,美国西班牙裔人群失业率几乎是白人的两倍。自美国疫情暴发以来,西班牙裔居民和黑人居民失业率分别为20%和16%,白人失业率为11%。
哥伦比亚大学贫困与社会政策中心的研究发现,5月以来约有800万美国人陷入贫困,直至9月,贫困率不仅高于4-5月,而且高于疫情暴发前的水平。随着财富分配日益不公,美国社会的两极分化日益凸显。尽管申请失业救济的人数创下历史新高,但慷慨的财政援助计划,特别是每周600美元的额外失业补助和1200美元的一次性支票付款,在4月直接使1800万美国人“摆脱”了贫困。
不过第二轮救助迟迟无法出台,导致众多美国人重返贫困线。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最近发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显示,疫情期间美国白人拥有的企业数量减少了17%,而拉美裔和非洲裔拥有的企业数目分别减少了32%和41%。报告指出,疫情后,即使是最健康的非洲裔企业在财务方面也处于劣势。他们的现金状况较差,和银行关系较不稳固,而且早已存在资金缺口。
美国就业市场或“K”形复苏
一些美国经济学家提出了“K形复苏”的理论,即美国富人将相对较快地从疫情引发的经济衰退中恢复过来,资产价值进一步上涨;白人蓝领与少数族裔等收入较低的群体主要承受裁员的巨大冲击,并可能面临持续多年的财务困境。
畅销书《灰犀牛》的作者米歇尔•渥克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疫情显著扩大了美国的收入不平等,并进一步扩散至社会不平等。因为美国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让那些有金融资产的群体得到的好处远远多于没有金融资产的群体。
渥克介绍说,大规模的刺激政策推高了金融资产价格,自3月中旬以来,651位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增值了1万亿美元。而很多人对刚刚出台的纾困政策感到非常愤怒,新一轮的纾困拖了太长时间。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多次表示,疫情加剧了美国的阶层和种族不平等现象,低收入工人、非洲裔和女性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他认为,美联储在应对非洲裔高失业率和其他经济不平等问题时所能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利用手中的工具降低失业率。
根据美联储的最新统计数据,美国财富金字塔顶端1%的人口掌握的财富总和为34.2万亿美元,而财富金字塔底端50%的人口掌握的财富总和仅为2.1万亿美元,仅为前者的十五分之一。
根据彭博统计的数据,美国最富有的50人的财富总和在疫情期间增长了3390亿美元,达到约2万亿美元,相当于近半数美国人的收入。
香港大学冯氏基金讲席教授与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原耶鲁大学金融学终身教授陈志武向澎湃新闻表示,在新冠病毒危机发生以后,富人的财富今年增长了很多,而穷人今年财富没有任何增长。原因很简单,央行和财政部门不断放水,不断通过财政刺激去救市、救经济以后,使得美国股市不断创新高,债券市场的价格也不断上涨。其他国家的金融资产也因为政策干预上涨很多,导致非常重要的历史规律被打破。
陈志武进一步指出,在2020年,由于大规模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支持,使得金融资产和房地产的价格不跌反涨。美国的股市不断在创新高,反而把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不仅没有让贫富差距缩小,反而是变本加厉地使得民间的怨气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结果只会导致民粹主义可能会越来越剧烈。
劳动经济学家主导拜登经济团队
为应对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拜登提名的未来领导美国财政部和经济顾问委员会的将是美国最优秀的劳动经济学家与不平等问题专家。
拜登的经济团队名单中,包括被提名为财政部长耶伦与被提名为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劳斯均是美国最优秀的劳动经济学家之一,美国预算与优先政策中心高级研究员伯恩斯坦与美国智库公平增长华盛顿中心CEO鲍施伊长期致力于不平等问题的研究。
201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表示,这些高级职位由学识渊博的专业人士担任是件非常好的事情。耶伦、劳斯和伯恩斯坦都长期关注劳动力市场和美国工人,他们会在华盛顿代表工人的利益。总的来说,新的政府班底会比过去4年更亲劳工立场。
迪顿近日在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社的一场线上活动上指出,美国的经济持续增长,尽管增长速度不是很快,但并不存在很大的问题。美国最大的问题是大量的民众并没有从经济增长中得到任何好处,美国的社会保障又相当薄弱。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和劳动力结构变化,美国的税收和转移支付系统无法弥补劳动力市场上发生的变化。
拜登在声明中表示,他任命的经济团队由经受过考验、具有开拓精神的公职人员组成,他们将帮助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打击最严重的人群,并应对美国经济中的结构性不平等。
拜登的经济团队名单似乎向市场释放岀明确的信号,即未来的美国政府经济政策将由自由派经济学家制定,并且极为注重工人赋权这一促进经济增长的手段。他们又能改变什么?
渥克认为,在关键职位上任用劳动经济学家是很值得称赞的做法。美国的劳动力市场问题非常紧迫。在渥克看来,正是此前的就业政策不当导致了美国的民粹主义高涨。
渥克进一步解释说,美国当前正处于一个十字路口,越来越多的工人离开了传统企业而做起了个体户,或是在各种平台上做临时工。在这样新的劳动经济中,过去传统的医疗保障体系和社会保障体系都需要重新调整。
另一位奥巴马时期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奥斯坦·古尔斯比(Austan Goolsbee)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则坦率地表示,具有劳动经济学背景的经济学家的专业知识将在解决长期失业问题和临时工的失业问题上尤为有帮助。但这取决于拜登比特朗普更听取顾问的意见。
另一方面,疫情还助长科技企业与互联网企业的增长势头,对自动化引发的就业市场冲击的担忧也日渐上升。
渥克指出,过去几十年里,劳动力市场已日益两极分化,相对于入门级、低技能工作以及要求更高技能水平的高级工作而言,中等技能工作受到了侵蚀。新冠疫情可能加速了这一进程。这一次,随着人工智能、算法和自动化对劳动力队伍的重塑,结局可能更糟糕:K形复苏——那些处于顶端的人前景高升,而其他每一个人则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财富暴跌。新的数字鸿沟是有机会获得高等教育、领导力指导和工作经验的员工与那些没有机会的人之间不断拉大的差距。
耶伦的博士论文导师詹姆斯·托宾是凯恩斯学派的领军人物,她本人的学术研究也明显偏向凯恩斯学派,侧重于失业和薪资问题。凯恩斯在1930年的演讲《我们子孙后代的经济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ies for Our Grandchildren)中预言,到2030年左右,机器会导致技术性失业。
耶伦领衔的经济团队会带来什么不同?又会做出什么改变?各界拭目以待。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2387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