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在泰国坠崖的中国孕妇:二审改判,我被打回到起点

近日,备受关注的中国孕妇泰国坠崖案在泰国二审判决,被告人俞东(化名)被认定为“无预谋杀人”,并被改判有期徒刑十年。
在得知判决结果后,律师史大佗一时不知该如何告诉当事人王灵(化名),拖到晚上才对她说。“她是非常坚强的人,但这个结果对她打击太大了。”
2019年6月9日,怀孕三个半月的王灵,在泰国乌汶府帕登公园,被丈夫俞东从34米高的悬崖上推下,全身17处骨折,在ICU抢救了8天才活下来,腹中胎儿也没能保住。2020年3月,俞东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坠落悬崖的王灵。文中配图均为受访者提供

坠落悬崖的王灵。文中配图均为受访者提供对于二审的改判结果,代理律师史大佗表示意外。5月26日,他对澎湃新闻称,二审法院的审理在事实和法律依据查明上有些草率。
在他看来,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的被告“蓄意杀人”存在错误,却并未对此做出逻辑上的推理,也没有对一审法院提交的证据做系统的论证分析,“对这个案子的事实方面也没有过多细致的查明”。
此前,王灵在社交平台上说,案件改判,原因是没有找到绳索、刀具之类的杀人工具。对此,史大佗表示,判决书没有提到这些,只说被告没有构成蓄意谋杀。
他认为,二审法院应该做更全面的调查后再给出结果。
而王灵告诉澎湃新闻,这次判决让她又“重新回到起点”。她的律师团队正在制定上诉方案,她“一定要上诉”。
【以下是澎湃新闻与王灵的对话】
澎湃新闻:你是什么时候知道二审判决结果的?
王灵:4月29号晚上,律师打电话告诉我,二审改判了,俞东从无期徒刑改判为有期徒刑10年。当时我根本接受不了,一下就哭了,我爸爸在旁边,把电话拿过去了。
澎湃新闻:改判原因是什么知道吗?
王灵:律师当时说只是口头的判决结果,要等法院正式的判决文书下来,才能知道原因。他当时分析,可能二审法院认为蓄意有疑问,不构成蓄意杀人罪,所以从无期减到了10年有期。
澎湃新闻:知道判决结果后这段时间怎么过来的?
王灵:很煎熬也很痛苦。家里人劝我,到时候会有一个文书下来,我们看文书上对方提供了什么证据,我们可以去反驳。我一直靠这个信念支撑自己。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收到判决文书的?
王灵:5月25日看到文书,我真的是崩溃了。文书上只有改判结果,将他的罪名从蓄意杀人未遂,改为无预谋杀人,刑期从无期徒刑改为有期徒刑10年。
从一审到二审,俞东一直没有承认犯罪事实,坚持无罪辩护。泰国的法律有一项是,如果对方认罪了,可以减轻一半的刑罚,说明对方认错态度良好。但如果对方一直不认罪,并且被法院认定犯罪事实存在的话,是要重判的,达到以儆效尤的目的。
一审的时候,法官问他有什么证据,他拿不出证据。二审,他的律师团队也没有提交任何补充证据。在他没有提供任何补充证据且不认罪的情况下,法院改判,文书上也没有给任何理由,这样的结果,我是既痛苦又愤怒的,我接受不了。

俞东。

俞东。澎湃新闻:二审有开庭审理吗?
王灵:没有开庭,书面审理,就只有双方律师文书来往。
澎湃新闻:二审前有没有做一些准备?
王灵:没有,因为一审我们提供的材料已经非常详尽了,足够提交给中级法院了。
澎湃新闻:之前对二审结果有过预判吗?
王灵:之前我和律师团队都觉得,俞东的犯罪事实已经非常清晰了,二审很大几率上会维持一审的宣判,所以一直期待结果早一点下来。这个事情就快要过去了。我可以拿着诉讼结果去跟他(俞东)在中国诉讼离婚,可以跟这个事情彻底说再见,开启我的新生活。没想到现在是这样一个翻天覆地的结果。
如果说他的律师团队改变策略,他承认犯罪事实,把重点放到过失杀人上,或者提供新证据,最后法院改判了,我还能想明白,觉得法院误信了他们。现在在他们不改变上诉方案的情况下,法院直接改判,这是我最痛苦的地方。
否定我可以,你给我理由。我还能根据你的否定理由,再进行新一轮有针对性的回复和上诉,你现在连理由都不给,我们受害方要怎么去接受这件事情?
澎湃新闻:二审判决结果出来前,你是什么样的生活状态?
王灵:之前我生活的重心是康复,心情、状态跟刚出事的时候相比要好很多,已经开始我第二次生命了。我有很多想做的事情,很多想去的地方,包括陪伴我的父母、朋友,还有工作上的事。基本已经很少想起这件事了。就快要走出来的时候,当头一棒,又把我拽回去了。
澎湃新闻:改判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王灵:出事到现在两年,仿佛重新回到了原点,前面所有的努力和付出都白费了。我又要重新去打这场官司。一审的时候还只是面对俞东对犯罪事实的否认,现在感觉更难了。二审俞东上诉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我难以想象接下来的一年,我要怎么继续去跟这个事情做斗争。而且接下来的一年我是没办法拿到一个终审判决文书的,没有办法跟他离婚,我的时间和精力还要继续花在上诉上。
这样的判决结果,对我和我全家都是一种二次伤害,对整个社会也是一个不好的启示。

王灵拍下的她和俞东。

王灵拍下的她和俞东。

两人初时的甜蜜时光。

两人初时的甜蜜时光。澎湃新闻:你身体现在怎么样?
王灵:我很想跟你们说我身体很好,不要担心我。但事实是,出事到现在快两年了,我还要坐轮椅,每天走路、生活都很困难。知道这个(改判)消息后,每天吃不下也睡不着,整个人都垮了,高烧,还出现了很多并发症,连着进了两次医院。医生说是受打击太大引发的,给我开了些稳定情绪、提高免疫力还有消炎的药,内服的、外喷的都有,我一直在吃药。
之前我每天还要做康复训练,现在没心思也没力气做了,每天跟律师对接,看怎么处理。

坐在轮椅上的王灵在机场。

坐在轮椅上的王灵在机场。澎湃新闻:这段时间,心里在想些什么?
王灵:这一个月我基本上说不出话来,大部分时候是无法思考的,(精神状态)比我在悬崖底下还恐怖,那时候还会思考。拿到文书的时候是最恐怖的,之前你期待文书告诉你原因,结果发现没有。
澎湃新闻:家人对这个结果是什么态度?
王灵:我父母已经年纪大了,他们也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我好害怕我的父母因为这个事情也住到医院。
澎湃新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王灵:我的律师团队现在在开会,制定上诉方案,写上诉状。我是一定要上诉的。至于上诉后的情况,没想过,也不敢想。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202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