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媒体:地方“拍脑门”造绿欠下巨债,企业垫资种树被拖垮

连续多年“拍脑门”造绿,200多家企业齐上阵,合同总金额逾30亿元,约相当于当地2020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75%;没有可研或规划,盲目大规模种植100多万株云杉,部分绿化合同宽松、项目随意上马,“手指种树”“木桶种树”等怪象频出;地方财政吃紧,多年拖欠绿化款,企业负债累累,营商环境被严重破坏……
尽管现在距全城造绿活动已过去数年,但至今,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却仍无法摆脱“拍脑门”造绿、“透支”造绿带来的上述一系列难题。当年的“造绿”成果,变成了现在的债务苦果。

这是当年摆放在市区街道上的木桶树。资料照片

这是当年摆放在市区街道上的木桶树。资料照片没有可研或规划 盲目种植上百万株云杉
2013年以来,赛罕区连续实施了金河镇新农村建设绿化、102省道两侧绿化、“十个全覆盖”工程绿化项目、街景整治和校园绿化等工程。
记者采访了解到,这些绿化工程种植的树种主要为云杉,数量达100多万株。然而,如此重大的系列绿化工程,事前竟然没有可研或规划,盲目上马、怪象频出。
——“手指种树”:领导一比划,这一片就都得种树。记者在赛罕区沿102省道及部分村庄走访发现,道路两侧密密麻麻种植了大量云杉,很多路段的云杉穿插种在高大的杨树间。
在市区小巷,曾经密植在门店前的云杉,早已不见踪影,原来的树坑也铺上了砖块。一名绿化企业负责人说,当时要求必须形成树墙的效果,但这明显影响店铺经营,没多久,这些云杉就“非正常”死亡了。
“有的绿化标段,表土下面是碎石块、建筑垃圾,但因没有规划,让自由发挥,能见到绿色就行。”多名绿化企业项目负责人说,这些造绿项目都是“手指”工程,“领导一比划,这一片就都得种树。”
一名绿化企业负责人说,当时领导要求种云杉,签订的造绿合同也未约定云杉产地,由于采购量大,周边地区的云杉供应紧张且价格高涨,很多人便从东北采购云杉,但这些东北云杉种下后,因不适应环境大量死亡。据另一名绿化企业项目负责人介绍,按合同约定,他共种植云杉5000多株,但2014年以来由于死亡率高,已补种5茬、共计10000多株云杉。
2020年夏天,记者走访发现,在金河镇农村的一个造绿标段,道路两侧原本密植2200株云杉,却不见树墙、只剩树坑,仅少量存活。在赛罕区102省道旁的一个造绿标段,成片枯黄死亡的云杉,绵延分布在道路旁边。负责该标段的绿化企业项目负责人说,目前死树都已被他拔掉了,他也不知道该不该补种新树。
据呼和浩特市林草局赛罕区分局干部刘守君介绍,按验收工单,目前存活的云杉为100多万株,至于当初为何选择大量种植云杉,目前已无人能说清。他坦言,他2017年底才分管绿化工作,不清楚当年为何要种云杉,几经查询也未找到当年的可研或规划。
——“折腾造绿”:说砍就砍,说移就移。据多名绿化企业负责人反映,从2020年6月底开始,赛罕区组织人员在很多标段砍树。记者曾在一名绿化企业项目负责人的标段看到,被砍的云杉散落一地,其中很多看上去并未枯死。
“这都是我们用真金白银种下的,说砍就给砍了。”他说,他的标段被砍掉的树大概200株。而据另一名绿化企业负责人初步了解,大概有六七十个造绿标段,遭遇了类似情况。
对此,刘守君表示,当时正在开展环境整治,砍的是已经死的树,“有些树看着像活着的,顶上有绿叶,其实已经死了”。他还说,林草局曾与相关造绿标段提前打电话沟通过,要求他们自己砍死树,但因成本问题,他们不愿意砍。
但很多绿化企业负责人不认可这种说法,他们表示,树是他们种植的,即便开展环境整治,也要按程序依法管理,而不应沟通不畅就一砍了之。
此外,由于造绿没有规划,一些云杉被种植到待开发地段,导致树木被“移走”。一名绿化企业负责人提供的一份赛罕区住建局出具的证明显示,2016年5月,他的标段内1000多株云杉被“移走”,原因是“配套建设管网”。“当时这些树刚种下2年,被‘移走’后一直没补偿,直到去年我持续反映问题,赛罕区才承诺把被‘移走’的树,用来抵顶绿化成活率。”
记者了解到,有多个造绿标段遇到类似情况,被“移走”的云杉,从上百株到上千株不等。
木桶种树引质疑 工程款支付陷僵局
赛罕区造绿的另一个怪象是木桶种树。2017年,为营造街道景观,呼和浩特市赛罕区、回民区等,在街道两侧用木桶种树,即在长宽约1.2米、深约1米的木桶内,种植3米至4米高的云杉。
“这么大的云杉,根系大多0.6米见方,在桶里活不了几年,只能是‘图一时之绿’罢了。”一名承接木桶种树项目的绿化企业负责人无奈地说,当时赛罕区很着急,木桶种树项目几乎都没有签订合同就上马了,而且承诺做完就给钱,还天天催进度。
木桶种树推行没多久,就引发舆论广泛质疑。2017年5月16日,呼和浩特市回民区政府还曾召开绿化工作媒体通气会,对一系列问题做了回应。
时任呼和浩特市回民区委副书记的李浩书在会上表示,栽种在路边的树木间距经过园林、林业等部门专家的科学论证。时任呼和浩特市回民区委宣传部部长、副区长的王志强还在会上表示,按照绿化前的合同规定,绿化企业3年内保证树木成活率,3年后移交给政府管理,短期内不会移走。
然而,木桶树摆上街面没多久,就几乎一夜之间消失不见了,未完成的木桶树订单也全部被地方政府取消,一批已高价定做木桶、订购云杉的绿化企业苦不堪言。
在呼和浩特市一处场院,记者看到几个被遗弃的木桶树,桶中的云杉早已枯死。不远处,上百个木桶遗弃在空地上。在赛罕区黄合少林场,一处空地上堆放着从种树木桶上拆卸下来的板材。
据多名绿化企业负责人介绍,当年赛罕区投放了约7000个种树木桶,回民区则投放了1.2万个。按最初约定,连桶带树每个4500元,后来压缩到1900元。
多名绿化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年地方政府要求街道两侧不适合种树的地方,均用木桶种树代替。“匆忙上马,又一夜撤走,这么来回折腾,除了债务啥也没留下。”一名承接木桶种树的绿化企业负责人说。
对木桶树工程款支付问题,刘守君称“比较棘手”。因为验收时,木桶树已不在街边;而绿化企业负责人则声称,是地方政府让移走的,不能街边看不见就不给钱。
30亿元债务难化解 须重视管护风险
据赛罕区政府统计,绿化工程涉及237家绿化企业,工程款合同金额达30.35亿元。尽管工程均已到期,但至今未全部验收交接,许多企业不仅没有拿到工程款,还要自掏腰包管护树木。
内蒙古发起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磊说,工程合同总价3600万元,4年来只拿到220万元,现在除了巨额财务成本,每年还要借钱管护早已到期的绿化工程,“否则树死光了,连要钱的依据都没有了。”
赛罕区大规模造绿,到底欠下多少债务?据呼和浩特市林草局赛罕区分局提供的情况,目前,已委托律师事务所对之前的绿化合同进行合法性审查,预计经审查后的总工程款,将从合同约定的30余亿元降至最多25亿元左右。此前,已累计支付进度款3.52亿元、化债1.7亿元。
然而,剩余尚未支付的工程款,正导致200余家绿化企业“慢性死亡”。企业负责人坦言,他们全都债务缠身,有人倾家荡产,有人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很多企业已无力继续开展经营活动。
一家公司在赛罕区绿化项目部负责人苏文文说,他负责的两个绿化标段合同价共计2200多万元,至今共支付300多万元,但他的标段经过合法性审查,绿化工程款被压缩到了1300多万元。麻烦的是,2020年底,这家公司已经破产,他只能找别的公司和政府签协议,接收以后的工程款。
河南林洋市政园林有限公司在赛罕区有多个绿化标段,第1批第39标段的项目部经理张秀成说,他们是2016年承接的“十个全覆盖”村庄道路两侧绿化工程,约定合同金额为2200多万元,但至今只支付了200多万元。
还有的是2014年承接绿化工程。河北石家庄市田木园林绿化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果春旺说,他的公司种植了4000多株云杉,合同价款1185万余元。“2020年赛罕区重新审计,应付的绿化工程款一下压缩到920余万元。但我的工程2017年就应该验收而未验收,导致我个人多管护了3年多,现在即便拿到钱,最后也是个赔钱。”果春旺说。
如此巨额的债务如何化解?赛罕区副区长温艳说,现在政府化债工作也是困难重重,一是支付金额待确认,尤其是当初合同订立不规范,一些工程量要重新审计;二是欠款太多,政府财力实在有限,难以拿出资金一次性解决。“今年区里的化债任务,最大是林业。”她说,如果绿化企业不认可通过债务重组解决问题,就由区政府分期付款。另据刘守君介绍,今年计划再化债5亿元至10亿元。
对此,果春旺说,赛罕区去年就承诺今年3月启动化债工作,但至今也没动静。据多名绿化企业负责人介绍,各标段几乎都有大量云杉死亡。刘守君也承认,有的标段成活率仅50%。
记者多方采访了解到,这一方面是因为缺少规划,种植地段、树种来源等与实际不符导致的;另一方面是因为工程款支付不及时,多数绿化企业无力管护。“浇一车水要400元,实在连浇水钱都吃紧。”
如此大规模的绿化项目一旦全部验收转移到赛罕区政府手中,巨大的管护压力同样令人头疼,据估算,这100多万株云杉每年管护成本高达数千万元。一名干部坦承,政府财力紧张,交接后如不能妥善管护,估计5年内能保留下一半的树就不错了;即便全力管护,由于土壤水分、种植地段等原因,很多云杉也仅能维持生命,难以长成大树。
城市绿化须科学规划量力而行
据呼和浩特市财政局发布的数据,2020年赛罕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累计完成44亿余元,而赛罕区仅造绿一项的合同金额就逾30亿元。
即便按赛罕区单方面的预计,经审查后合同总金额可压缩至25亿余元,再扣除此前已经支付、化债的5亿余元,赛罕区仍有20亿元的债务,这占去年赛罕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的比例高达45%左右。而这,还没有计算赛罕区全面验收接手这些绿化工程之后,每年还要面临的巨额管护成本。
从数据上来看,赛罕区属于典型的“透支造绿”。部分基层干部、绿化企业负责人表示,目前出现企业催债、政府没钱的困境,是由于当年城市绿化没有科学规划、量力而行,盲目“贪大”留下的。赛罕区“拍脑门”造绿、“透支”造绿所带来的重重危害,远远大于其产生的生态效益。
他们指出,赛罕区政府要依法依规对绿化合同进行审核,尽快验收、交接、审计这些工程期早已届满的绿化项目,并纳入债务平台,尽快化解社会矛盾、金融风险。城市绿化是一项科学系统的工程,不应成为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必须科学规划、量力而行。
首先,城市绿化应有详尽的规划,特别是对于绿化用树选择,以本土树种为主,坚持“适地适树”原则,避免贪大求洋的错误思想;在绿化区域确定上,综合考虑城市发展规划,把发展稳定的区域作为绿化重点,避免前脚种树、后脚砍树的浪费现象。
其次,城市绿化要量力而行,避免被错误的政绩观冲昏头脑,防止因盲目“造绿”而透支城市发展潜力,留下难以化解的债务风险、管护压力。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750807.html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