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地新闻

挥之不去的威胁——美国军方如何抵制特朗普的政治操控?

编者按:2021年1月3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由十名前国防部长联合签署的专栏文章,该文章建议武装部队不要参与民事政治,避免干涉和平民主过渡。对此,前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顾问乔纳森·史蒂文森表示:总统“单一行政官”权力理论的拥护者、最不可能对特朗普行为提出批评的前副总统迪克·切尼提议前国防部长们在这一时间点发表联名文章,这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许多人指出,在经历了特朗普调用国土安全部部队打击左翼抗议者,并在拉法耶特广场调用大量军用资源作秀以后,军队已经对特朗普的政治操作感到厌恶。乔纳森·史蒂文森同时告诫读者,由一个被羞辱和激怒的总司令来掌管美国军队并掌握和密码令人感到无比恐慌;虽然军队不会听从特朗普的直接命令促使1月6日的叛乱进一步发酵,但真正的威胁在于特朗普安插在五角大楼内的文职忠臣可能将成为抗议者的同谋;而在本次“暴动”中,特朗普政府对于抗议者实施的“最小限度干预”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本文原载于《纽约书评》,原题为:Trump’s Lingering Menace,作者乔纳森·史蒂文森(Jonathan Stevenson),曾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高级顾问。
1月3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由十名在世的前国防部长签名的专栏文章。文章告诫说,从宪法上讲,美国军方是非政治性的,不能卷入选举纠纷。尤为不祥的是,据报道称,发表集体劝诫是前五角大楼的负责人之一,前副总统迪克·切尼的主意。虽然切尼在特朗普的任期间内并没有对其一味地赞美,但他却非常支持特朗普。而且,在最近离任的司法部长威廉·巴尔发表观点之前,切尼是总统“单一行政官”权力理论最有力的公开支持者,特朗普一直在有效地使用和扩大这一理论。切尼被认为是最不可能会对总统的过分行为提出警告的人。
1月6日,国会将正式开始统计经过各州认证的选举人团票数,正式结束总统选举;当切尼提议的专栏文章被刊登出来时,这一天已经迫在眉睫。几周以来,特朗普一直在敦促其追随者在当天汇聚华盛顿,并坚持认为当选总统拜登的胜利无效。两党的共识是:国会程序具有严格的仪式性,根据宪法第二条规定,副总统迈克·彭斯将主持这一程序,他无权拒绝选举人投票。同样,忠于总统的参议员和众议员为了使选票作废而做出的拙劣努力,也被视为愤世嫉俗的政治戏码,在法律上注定会失败。按照他自己的专制逻辑,特朗普需要一个B计划来继续执政——而在默认情况下,军事力量将成为一个候选方案。
与此举对立的,是“军方不能介入国内政治事务”这一长期原则,这一原则在去年6月得到了坚定的强化。原本,特朗普曾怂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和时任国防部长的马克·埃斯珀陪同他从白宫走到拉法耶特广场,并在教堂拍照;与此同时,警察在用催泪瓦斯驱散民权抗议者,军用直升机带有威慑性地在上空盘旋着。在这次展示之后,包括詹姆斯·马蒂斯、迈克·穆伦和马丁·邓普西在内的军方知名人士发表了强硬而富有激情的声明,批评特朗普使用军用资产和象征性地征召国防高官。
在国会作证时,受到特朗普批评的米利将军表示军方将拒绝参与国内政治事务,国防部长埃斯珀支持了这一说法。特朗普当时在政治上受到限制,不能使用现役军队,于是从国土安全部(Department of Homeland Security)各机构招募了准军事部队,有效地组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禁卫军,开展了一场出于政治动机的执法行动,其中涉及联邦政府对左翼抗议者的部署。
在这种背景下,特朗普之后在国内政治舞台上诉诸军事的行为令人担忧,也因此不太可能实现。宪政人士有理由感到比5月时更加乐观。出于这个原因,切尼以及其他署名者有可能收到了来自有良知的,爱国公务员、军官或其他内部人士的“充满不安的警告”,即五角大楼内部有传言表示特朗普可能会利用军事行动来颠覆民主过渡。
自去年11月大选以来,特朗普已经彻底脱离了在疫情的阵痛中治理国家的紧急要务,显然,他在大部分时间内都在考虑如何继续执政。在拜登宣布获胜后的几天内,特朗普解雇了埃斯珀(极有可能是因为埃斯珀在国内用兵问题上采取了克制的立场),并在五角大楼内安上了顺从的“忠臣”。随着一个又一个法院驳回了特朗普以并不存在的选民舞弊指控为前提的诉讼,支持特朗普的极端分子,包括刚被赦免的前将军和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转而采取了更多的头脑发热的措施,他们重新提出特朗普援引《起义法》并宣布实施戒严、从而在监督下重新进行选举的可能性。主流媒体和联邦政府内的多数人,倾向于将这种胡说八道的言论视为“无能的奇想”。
特朗普似乎同意了两党的联合请求, 即政府要把过渡进程作为国家安全问题来启动——尽管拜登过渡团队不断遭遇来自五角大楼的阻力,这表明特朗普政府官员有所隐瞒。
12月14日,拜登被最终确定为选举人团投票的获胜者。1月3日,在距离国会认证结果仅有几天时,特朗普给佐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珀格打了一个臭名昭著的电话,重申了毫无根据的舞弊说法,并要求他 “找到 ”特朗普在佐治亚州翻盘所需的近12000张选票。这通电话是一个令人不安的信号、标志着特朗普已经极度绝望。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特区,大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来到国会进行抗议,其中有人冲进国会内部,使得国会确认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程序暂停。
2021年1月6日,美国华盛顿特区,大批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来到国会进行抗议,其中有人冲进国会内部,使得国会确认2020年总统选举结果的程序暂停。

1月6日,支持特朗普的暴力抗议者在总统本人的公然煽动下,冲进国会大厦并实施了占领,行动造成一名警察死亡,多人严重受伤,迫使国会议员逃往避难处,并使计票工作中断了数小时。据统计,行动总共造成了5人死亡。一些闯入者携带着武器、手铐和补给品,他们显然计划抓取俘虏、在国会过夜并进行模拟审判。特朗普无疑是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而这起事件本身明显是煽动和造反行为。然而,选举团的计票工作很快继续开始,1月7日凌晨3点40分,彭斯宣布拜登赢得了选举。
十位前国防部长最担心的事情没有成真。特朗普并没有召集军队协助抗议者,否则这将构成一场彻底的政变。(他也没有召集国民警卫队来恢复秩序,这个责任落在了彭斯身上。)鉴于我们在其任期内对他的了解,特朗普不可能出于原则问题而克制自己。更有可能的是,他和他的亲信们认为,鉴于对拉法耶特广场事件的强烈反对,他在五角大楼安插的忠诚文官很难让军警配合他们阻挠民主进程。埃斯珀可能已经离开了,但米利将军仍然是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切尼和其他前国防部长者很可能有意强化这种看法,即军队要在政治上保持中立,以抵制特朗普的政治操纵。
特朗普的忍让战术并不能为其开脱。迅速调用国民警卫队来援助人手不足的警察并防止围攻,本来是一种合法的、非政治性的军事力量使用,旨在排除对政治进程的非法干预。相反,政府似乎确保了五角大楼倾向于不给出反应,让支持特朗普的抗议者拥有更大的行动自由。特朗普在埃斯珀离任后安插的高级官员,禁止哥伦比亚特区警卫队队员获取弹药或防暴装备,除自卫外不得干涉抗议者,不得与当地执法部门共享装备;未经国防部长明确许可,不得使用卫队监视设备和空中设备。他们还拒绝授权部署快速反应部队,并将其视作“保留的最后手段”。华盛顿特区警卫队花了两个半小时才回应了国会警察最终的援助请求。
尽管联邦和地方执法部门早在数周前就发出警告,称1月6日将有一大批愤怒的群众聚集在华盛顿,意图破坏选举结果,因为潜在的参与者早已遍布极右翼论坛和各个数字平台。可悲的是,应对这一挑战的准备工作严重不足——实际上是明显松懈。执法部门对支持特朗普的抗议活动采取最低限度干预的做法,与对 “黑命攸关(Black Lives Matter)”示威者的强硬对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些国会警察干脆撤掉路障,让喧嚣的抗议者通过。
华盛顿市长称其拥有对特朗普集会的治安管辖权,所以应该受到一些指责。但是,国会警察的懈怠姿态(一再拒绝支援)受到了白宫和特朗普官员所做决定的限制,这是一个合理的推论。实际上,问问特朗普是否直接或通过中间人与抗议领袖协商过:“抗议领袖及其追随者在被特朗普从集会上派往国会大厦后将会采取什么行动”,这一问题并不牵强。无论如何,他在椭圆广场上煽动性地公开劝告追随者“走到国会大厦去”,“停止偷窃”,他传达出的煽动性信息已经足够清晰。
1月6日的事件证实,这十位前国务卿几乎是预言家:他们的担心是正确的,如果特朗普想让自己继续掌权,那么他会无所不用其极。公众的强烈愤怒和国会要求他下台的压力让特朗普陷入困境,他现在似乎太专注于避免刑事责任,无法继续对共和国整体构成直接威胁。但他在1月7日发表的荒谬而虚伪的演讲,宣称他厌恶暴力和尊重民主,让人忍不住发笑。他谴责了叛乱分子(24小时前,他曾向他们保证他对他们的“爱”,并宣称他们是“特殊的”),只是为了尽量减少自己因煽动、阴谋和其他罪行而承担刑事责任的可能。如果他认为他可以通过使用武力来继续执政,他几乎肯定会这么做。
间接证据表明,可能有人策划了比特朗普支持者入侵国会更严重的煽动行为。国防部长的署名文章可能是一大证据,而米利将军10月11日接受NPR采访时表示,他不得不尖锐地重申 “美国军队在决定美国大选结果方面不会起任何作用”,这成为了另一个证据。至少,特朗普已经阐明了这样一种风险:一个更有能力、更狡猾、更擅长官僚主义的煽动者,可能会在未来某个国内统治和合法性危机中,通过动用军队来颠覆民主进程。
也有人担心,他可能会试图通过与伊朗发动一场“本末倒置”的战争,来使这一进程瘫痪。当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在周五要求米利将军遏制失去理智和企图报复的特朗普获取核密码和调用其他军事机制时,米利将军指出,从宪法上讲,在没有国会或内阁行动的情况下,他不能将总司令从指挥系统中移除。但是,如果要可靠地保护世界免受灾难,那样的做法可能就会耽误太久。这个国家不能轻易指望詹姆斯·施莱辛格(James Schlesinger)那种高度随机应变的大胆行为,在担任国防部长期间,他曾在混乱的最后几天,将反复无常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挡在了军事决策之外;也不能完全依靠军官的自由裁量权,来违抗非法命令,或依靠高级官员的狡诈来规避或延缓鲁莽的总统指令。
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和新一届国会有责任全面调查特朗普白宫和五角大楼在大选前后几周内可能发生的任何接触,并制定保障措施,以防止足以与2021年1月6日“相媲美”或更糟糕的恶性事件在未来发生。

原创文章,作者:浩宇科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86376.net/gedi/2469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如果需要五金紧固件产品可以联系我们!

15369066891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56816283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